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衍之王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画之会
    每届画之会后都会出现一些批判该会考官有失公正声音,这些声音有的来自民间,有的是书画界,有的是来自参与者们。

    因为绘画是艺术,

    而艺术因人而异,

    有的喜欢海天一色,有人贪恋山水险峰,有的最爱水墨留白,有的喜欢木炭做笔……

    画之会的考官都是丹青妙手,于此道在人类世界中独树一帜,颇有建树,是极具名望的画家。

    这些人掌握着人类文明的结晶,当代艺术的巅峰人物,

    因此他们的眼光与世人不同,

    而世人中也不是人人皆通艺术,大多目光粗鄙,看不到那所谓的艺术名作,因此闹出了不少笑话,

    例如某届画之会中有人仅在白纸正中点了个点,总考官却大加赞赏,表示自己从中读到无限孤独与专注,然后说了句很有哲理的话,那人便取得了首胜,

    那届画之会体参与者愤然而起,指责总考官有眼无珠,甚至有修行者当场拔剑想找他要个说法,若非刚好三十六天将中的两位陪到场观摩,只怕会酿成件最有名的惨案。

    最终那件事闹得天下皆知,成了很有名的笑话,而那位总考官因受千夫所指,所以便出海寻了座荒岛隐居。

    画家大都是十分骄傲的人,每届落选者中都会许多人拿出这件事,讽刺总考官眼瞎。

    因此在十会中,画之会是最具争议的一项,

    画之会和书之会在同一处地点举行,人数不及书之会一半,但也有近三百人。

    为保总考官名节,朝廷直接命人在广场前搭了只军帐,有宫廷卫士再侧保护,四周还有刻有阵法,

    与会者的那些画将送入帐中,经考官批阅后排出本届的次序。

    还有极有趣的一点,每次画之会参与者皆为女性居多,但位居三甲的人却大半都是男性。

    此时众参与者都已落座,面前的桌上摆着最好的纸,各式毛笔,颜料等各种画具,如有特殊要求也可告知考官,考官会立刻派人准备。

    在正式开始之前,人们发现那边有个昨晚刚架起高台,上面放着只金色小箱,

    众人心想以往画之会时间到后便直接开始,而且都没有那座高台,可今次却并不相同,

    难道画之会有了新的要求?

    那名白衣女子来到台上,向场间众人以及场外的诸宗长老们致意,然后打开箱子,随意的从无数纸条中抽了一张,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今次画之会比试内容,风!”

    女子高声道:“时辰已到,请诸位开始。”

    众人这才醒悟,今次画之会果然不同,竟有了题目,

    白衣女子吟的那句诗没有别的意思,目的只是告诉他们,她手中纸条上写的风不是崇峰峻岭的峰,不是子之丰兮的丰,而是风雨的风,

    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所有人都以一个内容作画,那么审核的标准便会清晰很多,

    但如此做法的缺点也很明显,

    有名年轻人坐在原位沉思许久,最终长叹一声起身离开,

    此人曾参与过两次画之会,排名都十分不错,场间有许多人都认识他,

    他是很好的画者,

    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绘画也分流派,艺术也有形式,他拥有许多十分擅长的作画手法,可以作出许多别开生面的画卷,

    但其中唯独不包括风。

    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继那人之后,又有三十余人离席,

    有人面色平静,有的微微苦笑,但也有几人在那里咒骂着,指责他们更改规则却没提前告知。

    那些考官面无表情,仿佛没听到似得,

    执掌惊堂阵法那位老人挥了挥手,几名甲士落场将那些人扔了出去,

    画之会这项规则是临时加的,而提出者便是坐在帐中的总考官,所以没来得及通知。

    那人于丹青一道造诣极深,曾点睛画龙引来异象惊艳人类世界,是画界的绝对权威,

    既然是他提的要求所有考官自然同意,并联名上书紫宫学院要求更改规则,寻木等人知道他们的固执,无奈下只能答应。

    画之会持续了三个时辰,

    名次则在半个时辰后公布了出来,

    获得首胜的是望月阁的幽谷,其后则是仁炎宗与一家小宗派的弟子。

    叶秋代表长明参与,得了二甲第七的名次,

    虽然排名靠后但也榜上有名,按照过去长明宗在画之会里的排名,这个名次已然很不错了,

    崔魏铭对此十分满意,

    ……

    ……

    画之会结束后,诸宗根本来不及兴奋,便匆匆赶回住处,

    因为明日便是十会中最重要的两项之一,

    剑之会!

    最强的刀在草原,

    最强的剑宗在哪中原一直都有争论,诸宗为此还发生过很多不愉快,但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

    所以剑之会便成为了他们较劲的主要场所,

    这种良性竞争也得到了元宗的默许,

    玄黄剑已经回归山门,经过两年的修习长明弟子的剑道整体提高了一个层次,在剑之会中青竹峰自然是绝对主力,这次更是两位关门弟子齐出,

    更重要的是剑之会只比剑道修为,不用元气,

    如此一来风小寒便有了绝对优势,长青会中发生的其实便足以证明一切,

    崔魏铭对首胜很有信心,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很精彩,

    紫宫学院那边派人传来消息,不准风小寒施展超过半鼎以上的肉身本力,

    一鼎重千斤,

    半鼎便是五百斤,

    五百斤对早已突破锻体九重的修行者而言并不算重,

    如此一来便等于令风小寒失去压制所有人的最大依仗,

    崔魏铭一拍桌子,怒道:“肉身本力也是天赋,也可后天修炼,也为剑道基础,为何不可用?就因为那些人这方面天赋不够,我们便要作出让步么?这点我绝不同意,你务必原话转达。”

    那名紫宫学院的学生行礼后离去,

    崔魏铭坐会椅中,看着窗外的湖水,苦笑着喝了杯酒。

    陈英雄说道:“小寒肉身本力太过强悍,他们不会同意的。”

    崔魏铭说道:“我知道,但总要表明一下态度。”

    梦儿有些不解,说道:“大宗的剑术对散修与小门派的剑来说也是过分强大,按照他们的道理,岂不是连这些剑术也要限制?”

    就像风小寒不明白人族中男女有别的道理般,

    草原人天性耿直,厉害的就是厉害,弱小的就是弱小,

    梦儿也不明白肉身本力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凭什么不能用?

    “剑之会意在比试剑道修为,而小寒的肉身本力从根本上就占据了无人能比的优势。就像种田,比试谁家的粮产量更好那样。”

    陈英雄解释道:“薄田三亩的寻常人家,怎能比得过千亩良田的大地主?”

    所以要拿出与之对等的三亩田来比,才算公平。

    风小寒也要拿出与寻常人相仿的力量,事实上半鼎之力已然是寻常人的本力极限,除非崩碎先天桎梏突破至破虚之境,才能将肉身力量拔高到更高的层次。

    明日参与剑之会的弟子都在养剑,留下吃晚饭的都是用刀或者不会剑的人,

    长明十二峰,唯有紫云峰用刀。

    除紫云峰的两名弟子外,就剩梦儿与陈英雄了,

    梦儿曾与风小寒在草原同行,也在寒山中患难与共,知道他的厉害,便说道:“风小寒的战力远超同龄人,同境界下就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相信不用元气与巨力,那些别宗弟子也胜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