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无论死活都要找到
    年如约而至,大雪纷飞,整个贝伦尔银装素裹,皇宫里却很热闹,这一天,皇帝大摆宴席,犒劳辛苦了一年的大臣们,丝竹绕梁,歌舞升平,杯觥交错,外头冰天雪地,殿内春意浓浓。

    蓝柳清站在厩柱边,抱着手炉,听着不远处的热闹喧哗,想起了奏典,一个月音讯无,不知道他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他也出生世家大族,他的父兄此刻正在大殿里与君同乐,可有谁敢在皇帝跟前提起他的名字,对于鲜花着锦的世家来说,没有用的棋子,只能弃掉,百年的大世族所依附的依旧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皇帝中午宴请大臣,晚上宴请家眷,蓝柳清挺着大肚子坐在皇帝的右手边,皇帝的左边是雍容华贵的皇后,自从上次被皇帝敲打过后,皇后变得深入简出,再也没有找过她的麻烦,或许在心里,已经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后妃们看到她依旧是一味的奉承,皇帝也表现的很体贴,不时给她夹菜,嘘寒问暖,照顾周到,明明知道他的举动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给她招惹麻烦,可他依旧我行我素,没有一点要收敛的意思,甚至亲昵的用拇指拭去她唇边的汤渍,她余光看到皇后的嘴角抽了两下。

    皇帝中午喝了一场酒,晚上又被后妃们灌了许多,到最后他摆摆手,不肯再饮,撑着额头,另一只手却在桌下与她十指相扣,起身的时候也没有松开。

    皇帝先起来,然后把她扯起来,两只相扣的手,成了所有人视线的焦点,皇帝似乎很享受后妃们脸上那些五彩缤纷的表情,他还嫌秀的不够,干脆把她的手,牵到唇边用力亲了一下,果不其然,有几个道行不深的妃子低低的惊呼了一声,皇帝哈哈大笑,搂着她扬长而去,剩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后妃,和垮着脸的皇后。

    回去的路上,她有些抱怨,“陛下不该那样,她们会更恨臣妾的。”

    “那又如何?”皇帝肆无忌惮的说,“朕就是要让她们知道,朕喜欢你,朕也能保护你。”

    她在心里腹诽,再怎么喜欢,到时候一样逃不过,皇帝会向所有人展示一个帝王该有的冷酷无情。

    这天皇帝兴致很高,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表现的尤其明显,她被他的热情弄得有些害怕起来,提醒他,“陛下,臣妾大着肚子呢。”

    皇帝咻咻喘着气把她侧过来,从后面挤进去,哑声说,“朕问过太医了,现在可以。”

    她现在丰腴了许多,他掐着她腰间的肉,咬牙切齿地警告她,“不许再瘦了,就这样,这样朕就很喜欢。”

    在最激烈的时候,他扳过她的脸,逼她与他对视,他问,“你喜欢朕吗?”

    她目光迷离,殷红的小嘴吐出两个字,“喜欢,”他立刻堵上去,生拍后面会带出他不喜欢听的话。

    她的惩罚迟迟没有来,但她从来不敢掉以轻心,甚至对每天的饭菜都留意观察,但她知道皇帝不会下毒,他会找一个合情合理,但是又会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惩罚,就像对秦典,对皇后。

    她偶尔还是会想起秦典,想起他在自己面前傻呆呆的样子,他在她面前就像一张白纸,她能看穿他所有的心思,她知道秦典爱慕自己,也知道他忠于皇帝,知道他的那些自相矛盾的复杂心情,她也想知道在秦典心里,她和皇帝哪个更重要?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她逗着他玩,看他红脸,看他手足无措,她就觉得很有趣,忍不住想多逗一逗她。

    她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起身往外走,卓丽说,“主子,外头冷,您上哪儿啊?”

    她说,“我就在廊上散散,你别跟了,德玛陪着我就行了。”

    从寝殿出来,穿过廊坊就是皇帝的书房,奇怪的是今天没有人守在门口,她朝德玛摆摆手,悄悄地走过去。

    德玛以为她要跟皇帝开玩笑,非常配合的捂着嘴站在那里不作声,她正要推门进去,听到皇帝声音微微扬起来,“什么叫不见了?没派人找吗?”

    答话的人很惶恐,“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秦大人或许猜到了什么?他前面装着配合,最后却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跑掉了。”

    皇帝说,“再找,无论死活都要找到。”

    她比自己想象中更镇定,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轻手轻脚地退了回去。

    德玛问,“主子,您怎么不进去?”

    她说,“陛下正在跟人说事情,不好打搅,还是回去吧。”

    她心里是暗自窃喜的,不见了就意味着秦典逃掉了,她绷了许久的心终于放松了一点。她不再煎熬,而是变得非常有耐心,耐心的等待着自己的惩罚,也期待着秦典出现,但她又不希望他出现,因为一旦出现,就意味着他要再次落入皇帝的手里。

    然而她没有等来惩罚,却等来了生产,比预期的日子提前发作,那已经是第二年的六月份了,皇帝去了草原,等他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是个男孩,皇帝端详了半天,对她说,“长得像你。”

    她很虚弱地笑了笑,“难道不像陛下吗?”

    他眉头极轻的抬了一下,说,“现在还小,看不出来。”

    她心里却只觉得痛快,她太熟悉他的小动作了,轻轻的抬眉表示他心里被刺了一下。

    “陛下高兴吗?”她又问。

    皇帝把目光移到她脸上,“当然高兴。”

    她再问,“喜欢他吗?”

    皇帝与她对视片刻,说,“你的儿子,朕怎么会不喜欢?”

    她留意到,他说的是你的儿子,而不是我们的儿子,和之前他的回答如出一辙,他还在介怀,一直没有放下。

    她什么都不解释,就让他心里有根刺。

    皇帝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眼睛却看着刚出生的小婴儿,“现在你总不想走了吧?”

    她微微一愣,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她的惩罚,不让她回去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耐着性子等她把孩子生下来,把这个孩子当成了捆绑她的工具,从此牢牢拴在他身边。

    这位帝王真是下得一手好棋啊!

    她笑了,“臣妾的夫君和孩子都在这里,臣妾还能上哪呢?”

    感谢萱2002(2张),天扬天璐的妈妈(3张),中长绝音(3张),尾数为7094,8022,4973(5张)的盆友,感谢大家对小王妃的支持。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手里还有月票的请支持一下小王妃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