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系统炖肉记 > 正文 21民国宅斗毒莲花
    孟泽曾经对苏荷说过,那信封里的东西,是她一直想要得到了。当她在信封中发现同源染厂的秘方时,她就知道,原来孟泽什么都明白。

    他知道自己进入通元、甚至接近他都是为了秘方,可是他为什么要帮她呢?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拱手相让?!

    苏荷想不透。可也不愿意再想了,自己来到这个故事里,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若不是身子的原主与孟泽有着本能的牵连,她也不会与他亲近,苏荷告诉自己,不可以对故事里的人产生任何感情,因为她注定是要离开的。

    她深深呼吸,努力忽略前段时间与孟泽之间的事情,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苏荷现在已经取得了秘方,下一步,就是将这个秘方偷偷的流传出去了。

    第二天,她便秘密找到富察芸儿,将同源染厂的秘方交给她,让她带给她表哥富察廉。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恨江家?”富察芸儿皱眉,疑惑的望着她,“你毕竟是江家的媳妇啊!”

    “可是对我来说,十个江家都比不上我的喜妹!”苏荷说出事先准备好的台词,“为了我的孩子,我要向江家报复!”

    “可是……喜妹的脸,你不是说是洛芊做的吗?”富察芸儿眨眨眼睛,“这又关江家什么事?”

    “这件事情,我现在还不便说,但是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明白的!”苏荷卖了一个关子,“芸儿,你是一个好人,等江家败落后,你就走吧,走的远远的!”

    “我自然是要回娘家的,”富察芸儿说道,“这点你不用担心,可是如果江家不在了,你该怎么办?”

    “我?”苏荷笑笑,“我自有我的去处。”

    “如果你没有地方去,就来富察家的染厂吧,”富察芸儿想了想,“你的头脑很好,父亲一定会喜欢你的。”

    苏荷懂她的意思,于是笑了笑,这个富察芸儿虽然大小姐脾气了些,但的确是个不错的人,她是怕自己以后没有生计,才邀请她去富察家的染厂里做事,但是她不知道,等虐完江允和洛芊之后,她就得死了……苏荷忽然皱了皱眉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倘若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了,那么江喜妹又该怎么办?!她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脸上又有伤,就算活下去了,长大又该怎么见人?!

    若是请富察芸儿帮忙,喜妹自然会受到很好的照顾,但是苏荷又怕她会追根问底,最终不好解释。思前想后,她最终决定,将青娘的孩子托付给孟泽。

    请孟泽带喜妹出国,然后做手术,苏荷长叹了一口气,让他照顾喜妹,青娘也一定会放心的。

    苏荷心中打定主意,于是敷衍了富察芸儿几句,便以尽快把秘方交给富察廉的借口,将她劝走了。

    富察家的办事效率果然高,一个月后,通元的老户纷纷撤单,生意黄了大半。

    这可急坏了江老爷。

    苏荷看在眼里,又不动声色的将伪造的调查报告交给江老爷,上面说江家生意低迷,是戴氏为报复洛芊在宴会上的丑闻。便隐晦的将洛芊加害江喜妹的事情,也旁敲侧击的说了出来。

    江老爷气的将书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摔在地上,两眼翻白,几乎背过气去。

    这一个月来,他之所以没有惩罚洛芊,而只是将她软禁起来,却是因为江允和他娘死命护着劝着,而如今,苏荷的报告就像一个导火索,一瞬间将江老爷的怒气彻底引燃。

    江老爷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毁了江家的财路,更何况,这个女人实际上与江家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于是第二天,便下令将洛芊赶出江家,又找来记者,说明洛芊本是孤女,江家有心才收留她,不料她竟不知感恩,还闹出这么大的事端,如今便将她扫地出门,从此与江家再无任何瓜葛。

    洛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受惊之下几乎摊在地上,她本就因为宴会的事情受了很大的刺激,怎奈自食恶果,有苦说不出,只得向江允编造理由,说一切都是醉酒惹的祸,江允迷恋她至深,不但不予追究,竟还在江老爷面前拼死相护,洛芊这段日子深居简出,只希望等风头过去,一切可以风平浪静。

    可是苏荷自然不会让她如此轻松过关。

    事到如今,洛芊也没有办法,只得在老夫人面前哭诉,老夫人刚刚找到女儿,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受苦,却又不能说出实情,于是只得和江允一齐到江老爷面前求情。

    江老爷的怒气更加澎湃了。

    江家上房里坐满了人,众人脸上都是紧张严肃的神色,气氛相当压抑。

    一个娇小的女孩跪在正中的地上,似乎怕的厉害,低垂着头,泪水一颗一颗的滴落在地上,脊背都一抽一抽的抖着,十分惹人心疼。

    江老爷端坐在正中,脸上却是一副冰冷嫌弃的神色。

    富察芸儿则是一副悠然看戏的姿态,轻轻的哼了一声。今天是江家的大日子,甚至连孟泽都坐在厅中,他紧紧抿着薄唇,目光却时不时的飘向苏荷,似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

    江允和老夫人似乎极是担心,却又没有办法,江允几乎坐不住,就想再次想父亲求情,刚刚站起来却被他娘一把按下去,向他使了个颜色,示意他别鲁莽行事。

    而这一切,自然被苏荷看在眼里。

    她心中暗笑,事情到了这一步,看来离自己完成任务,相差不远了。

    “江老爷,求求您,别赶我走,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洛芊抬起头来,一脸的梨花带雨,“求求您……”

    “你这个扫把星,”江老爷冷哼一声,“自从你来了之后,给我们家惹出了多少事来?!如今竟然还敢让我饶了你?!”

    洛芊几乎哭瘫在了地上,瘦弱的脊背不住的打颤,江允实在看不下去,冲出来一把抱住洛芊:“爹,芊芊是无辜的,您不要这么对她!”

    “江允!”洛芊把头埋在他怀里,呜咽道,“对不起,对不起……”

    “爹,您消消气,”富察芸儿一副看好戏的姿态,淡淡笑道,“为了一个贱人气坏了身子,可不值!”

    “富察芸儿,你这个贱人,给我闭嘴!”江允恶狠狠的说,“少在一旁煽风点火!”

    “爹,您看相公他……”富察芸儿的这套说辞,是昨晚与苏荷排练了无数次的,如今自然信手拈来,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恰到好处,她委屈的啜泣着,向江老爷抽噎着诉苦。

    “青娘!”江老爷眼皮跳了跳,“你是原配,你怎么看?”

    “爹!”苏荷适时的跪倒,低着头沉默着,半晌方才说,“请爹为我可怜的喜妹做主!”

    “来人!”江老爷眯起眼睛,“把洛芊赶出去!”

    “不要……”洛芊抖得更厉害了,“”

    “爹,您若是要将洛芊赶出去,”江允挺起脖子,“就连我一起赶出去吧!”

    这一瞬间,即便经历过玛丽苏故事的苏荷,也活生生的被雷翻了。尼玛这桥段简直是天雷滚滚啊!她面部抽筋,几乎风中凌乱。

    “你个小畜生!我看你是被她迷惑了!”江老爷吹胡子瞪眼,“竟然敢跟我叫板?!好,我便成全你……来人啊,将他们赶出去!”

    “江老爷,求您饶了江允吧……”洛芊还是哭着。

    一时间,场面乱成一团。

    “老爷!”江老夫人终于站起来,苏荷心中咯噔一下,压轴好戏终于开始了!

    “老爷,您不能将他们赶出去!”江老夫人颤颤巍巍的说,“芊芊她……她是您的女儿啊!”

    屋中瞬间鸦雀无声。

    江老爷似乎有些受打击,他皱着眉头,死死盯着自己的妻子:“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老夫人长叹一声,方才将二十年前的事情讲出来,声泪俱下,千言万语终是转化为一声长叹:“老爷,芊芊真的是我们的女儿啊!”

    “荒唐!你说二十年前你生下的是个女孩……不是允儿?!”江老爷睁大眼睛,仿佛不敢置信,自己被妻子瞒了这么多年,“你说你偷龙转凤只是为了得到江夫人的地位?!原来二十年培养出来的孩子,竟然不是江家的血脉?!”

    江老夫人咬着唇,点了点头。

    江老爷似乎受不住打击,他踉跄着后退,苏荷和富察芸儿连忙扶住他,却见他身子抖得厉害,一口血喷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赶上今天的更新了,呼呼好累好累,看看央央这么乖这么努力,各位妹纸快鼓励一下人家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