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天好运公子白 > 正文 第163章 倒霉还是幸运
    白景源营养好,基因也好,算起来过完年才满十一岁,身高却已有一米五几,本就处于抽条的年纪,最近逃亡路上又吃不好睡不好,瘦得就跟竹竿似的,比起生活节俭吝啬的共叔鱼,竟还要再瘦一个度。

    叔鱼定定的看着他,见他虽然面容憔悴体型消瘦,精神却很好,看起来有种到家后的放松与自在,不由舒了口气,安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起来,上次与这侄子见面,还是三年前在先王的葬礼上,那时候他还是个紧紧跟在母亲身边、哪怕见到他这个血缘最亲近的叔父都爱答不理的童子,如今已有了少年模样,还能千里迢迢的从燕国逃出来,共叔鱼不由感慨万千,同时又有点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

    这大侄儿时候更像任袖,长大后却与先王长得越来越像了,尤其这股慈和之气,父子俩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叔鱼见了,就想起早逝的兄长,一时间想起从前心中涩涩,竟不知该点什么好。

    “侄儿不孝,让叔父担心了。”

    白景源再次行礼。

    任沂退后半步的用意,白景源立刻意会到了。

    这可是原主的亲叔叔,得到他的认可,身份就能坐实,等回到凤凰台,日子就会好过得多。

    共叔鱼并不知他心中算计,只觉这孩子看向自己的眼里满是儒慕与亲近,虽直觉哪里有点不自然,也只当这是叔侄俩太久没见生疏了,不由放软语气,与他拉起家常来。

    见他眼神总往案上面碗飘,白景源猜想他们都还没吃早饭,就让庖彘快些去给他们也做一碗来。

    庖彘领命而去,基于公子平日里的生活习惯,想着那碗面因为叔鱼二饶到来,肯定已经坨了,就又重新给他下了一碗。

    结果这早就养成的习惯,到了吝啬的叔鱼面前,立刻变得无法忍受起来。

    想着叔侄俩多年未见,叔鱼不好发作他的仆人,见庖彘要把之前那碗面拿下去,只当这面相凶恶的恶仆欺负侄儿年幼,故意设计让面坨了,好偷吃一碗,见疱彘弯腰,就要去端那只碗,叔鱼立刻冷喝道:“放下!”

    白面多么珍贵啊!奴仆怎么配吃这种精贵的东西?!

    趁着庖彘愣住的片刻,叔鱼已经动作敏捷的跑过去,把碗端回了自己面前,像护食的狗子似的,隐隐护着这碗面。

    对他十分了解的任沂见此,眼角抽搐几下,忙以“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叔侄俩”为由,快步离去了。

    白景源对叔鱼还不够了解,又因为之前叔鱼对他很大方,只是因为怕他在大纪生活不惯,就派人送了好多海鲜还有海盐来,见此,他哪儿能猜到他这叔叔之所以阻止疱彘,只是因为吝啬呢?

    作为一个正常人,白景源自是以为他没吃饱。

    想着他这么大个人,这么一碗垫了豆芽的素面是有点不够,忙吩咐庖彘:“彘,今日有臊子没?叔父还未吃饱,再去做一碗臊子面来。”

    这时代的猪并不会经过去势,肉大多柴,还腥臊味儿重,只有做成口味比较重的菜肴,才会美味。

    在白景源指点下,庖彘会将肥瘦相间的猪肉切成丁,用上好的秘制黄豆酱熬煮成肥而不腻的臊子,用来拌面最好了。

    关键是这样的面吃了管饱。

    见大侄子还要给他做面,叔鱼就像被这话烫了耳朵似的,拧眉打发了疱彘,这才一脸郑重道:

    “下黎民还在挨饿,我等三生有幸,托生到王侯之家,能吃饱已是幸事,怎可奢侈?我一向坚持食不可过饱,五分即可,今日只是不愿浪费,才多吃一碗,日后切不可浪费!”

    于是,一大早,刚与这叔父见面,白景源就受到了爱的教育。

    他,为君者,当以身作则,不可奢靡,还下百姓有多苦……

    叔鱼就这么一个嫡亲的侄子,眼见着年纪大起来了,自是要用心教导。

    叔父也是父,谁让他父王走得早呢?他这叔父虽没有当王的经验,可他有丰富的治国经验啊!

    不客气的,先王几乎不管事,政事大多是叔鱼还有大臣们在做。

    教导一个十来岁的儿,他自认还是够格的。

    白景源听得头昏眼花。

    原以为与这叔父亲近,可以辖制王后,让他日子好过些,现在看来,不等任袖收拾他,他多半就要被共叔鱼收拾成苦行僧了。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白景源死也不会愿意降低生活质量!

    让他吃糠咽菜,他宁愿去死!

    咳咳,虽然不一定有那勇气,可这样的日子,他是真的不会干的!

    共叔鱼飞快的把那坨掉的面吃了,随即滔滔不绝的教育起大侄子,白景源看得目瞪口呆!

    我滴个乖乖!难怪你长成这样!敢情都是饿的啊!明明再吃一碗完全没问题,干嘛之前吃完了就把筷子放下了啊?

    就算不胡吃海塞,至少也要吃饱啊!

    这叔父封地产盐,应该很富才对啊!怎么多吃一碗面,就抠成这样了呢?

    白景源很是想不通。

    他不是那种喜欢为难自己的人,立刻趁着共叔鱼歇气儿时插嘴反问:“叔父,吾尝闻,匠奴日食麦饭数碗,这一碗素面不过用面二两,为何就是奢侈了呢?”

    一个地位相对较低的匠奴一吃掉的麦子都比他多,至于上纲上线吗?

    叔鱼见他不懂事情的严重性,摇摇头,用看待无知雉子的眼神看着他道:

    “白面之所以珍贵,不是因为原材料珍贵,而是因为加工不容易,你只看到白面二两,却不知为了碾出这二两白面,一个奴隶就得忙活半,若是让他去做别的事,定能创造更多价值。”

    也就是,在叔鱼看来,与其把珍贵的劳动力凝聚到吃喝上面,不如让他们去创造更多价值。

    所以,就为了这个理由,就要忍耐口腹之欲,过苦日子吗?

    白景源不赞同。

    何况——

    “一个奴隶忙活半,怎么可能只磨出二两白面?他肯定偷懒了!”

    叔鱼只当他不知面是怎么来的,便着左手,用右手在上面虚空搓来搓去:“就这样,用圆棍碾,很费力气的!麦子还容易掉地上,捡起来很麻烦。”

    白景源看得一头雾水,喃喃道:“你们那里不用石磨的吗?”

    见共叔鱼不知石磨,就道:

    “侄儿有石磨,可用牛拉磨磨面,一头牛一,怎么着也能磨几百人吃的面,叔父放心吃饱,这样一碗面,很容易得的!算起来还不如奴仆吃得多呢!”

    共叔鱼只知道他弄出了纸和马蹄铁,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见白景源形容得手舞足蹈,干脆决定亲眼见见。

    待到见过石磨,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若他有这东西,盐场里何苦安排那么多人舂豆子啊!明明一个人就能完成的轻轻松松。

    想到那些浪费的人力,叔鱼感觉自己再次错亿,整个人都不开心了。

    逆天好运公子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