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河相制 > 正文 第287章 媚娘
    知事办公室内,严金山坐在自己的豪华皮椅子上,对着坐在对面椅子上局促不安的王兰峰笑了笑。

    “兰峰啊,在农桑司那边还待的习惯吗?”

    王兰峰迅速说道:“习惯……大家都很好。”

    严金山感慨的说道:“这样就好,你之前就是在农桑司下面干活,农桑司就是你的家,对吧?”

    王兰峰憨憨的点头。

    看到王兰峰的表现,严金山就感慨的说道:“你和你弟弟真不一样,差别太大了一些,你弟弟就没有你老实,踏实。”

    王兰峰露出尴尬的微笑,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话。

    黑水县里像是王兰峰这种面脾气的人,真的是很少,但总归是有的。

    一般这种人没有被改变,主要是因为没到那种时候,有一个凶悍的婆娘,或者是大家族的势力护着。

    张珠不是那种凶悍的人,只是为了自家男人的话,也是会和别人打架的。

    通常打架都是强对弱,或者是自以为强的强对弱。

    就算换成是魏武义那种脾气不好的人,在面对知事,站在知事办公室的时候,也不会比王兰峰好到哪里去。

    真正奇怪的人,一直都是王兰陵。

    严金山对王兰陵很没有办法,那家伙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又是一个软硬不吃的混蛋。

    “我和王兰陵啊,有些不愉快,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这些,现在我是县里的知事,大人有大量嘛……”

    严金山语重心长的说着能够展示自己的风度的话语,他不是害怕王兰陵,只是不想和王兰陵吵架罢了。

    都是知事了,再在会议室里和王兰陵对骂,像话吗?

    万一那嘴上没毛的小混蛋开口一句狗官,自己这个知事的面子往哪里放?

    王兰峰松了口气,迅速说道:“谢谢严大人!”

    严金山有些不愉快,知事,是知事!

    “你弟弟王兰陵啊,你也回去和他好好说道说道,以后遇到事情可以来找我商量,我是你的直属上司,对农桑司的事情可比王兰陵懂得多。”

    “还有啊,农桑司里都是很多和王家人沾亲带故的人,你也不要和他们摆官威,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好说好量,这样才好嘛~”

    王兰峰答应了下来。

    ***

    王兰陵没有等王兰峰从县衙里出来,他不知道严金山具体会和王兰峰说什么,但是无所谓了。

    严金山的人,王兰陵都知道是谁。

    在这县衙里,严金山想要办事,那么能用的人就是那几个。

    如果严金山要通过王兰峰来对付自己的话,那么对方的为数不多的兵力,只会集中在农桑司里。

    “我已经将王家的人分散,除了我之外,王家唯二还算是有点影响力的就是长房的你了。”

    王兰陵坐在马车里,在车内还有另外一人,就是王兰天。

    王兰天面色严肃的听着王兰陵的训示。

    “和王家有关的人,只是农桑司的一股力量,不是全部,不论是严金山还是城郊县镇的地主,和王家的关系都不大。”

    “我哥他并不擅长对付这些人,在农桑司里的那些自身老吏,在油滑和心机经验上,都远胜他。”

    “公为公,私为私,做官啊,必须要铁面无私。”

    王兰陵看着王兰天,“学校那边的事情我会找人替你,你去农桑司帮他吧。”

    王兰天小心的说道:“那边已经有了尹无忧先生,我去的话是不是有些多余?我觉得就算是派人过去帮忙,还是派个不是王家人的人过去比较好,让我过去,总归是让人感觉有些不相信尹先生。”

    王兰陵笑了笑,无奈的说道:“你多虑了,尹先生的志向又不是在这黑水县,不会觉得你过去是抢了他的职位。”

    王兰陵正色的说道:“目前只是因为我身边没有足够的贤才,所以才把他派出去,他现在应该还是希望尽快回去环卫司,你放心的做事就是。”

    听到王兰陵这么说了之后,王兰天就安心了许多,同时对于王兰陵的未来也充满了感慨。

    “我知道了。”王兰天答应了下来。

    王兰陵回到了家里,还没有休息多久,就见阿奴领着王兰峰走了进来。

    见王兰峰这么快就回来了,还过来找他,王兰陵就随意的说道:“我还以为知事要和你说很久,就没有等你,直接回来了。”

    王兰峰看着有些随意的弟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严大人让我和你说个事情,他妻子想要举办一个诗会,主要是女人参加的诗会,让张珠还有你媳妇都参加。”

    “不去。”王兰陵直接否定,“这种夫人路线就算了,我家媳妇面目凶悍,而且脾气不好,过去只怕是会坏了气氛,不去,不去。”

    王兰峰也有些害怕那个赵小姐,觉得王兰陵说的有道理,可是他……

    “这……我答应了严大人,这不好说啊。”

    王兰陵直接说道:“知事那边我去说就可以,还有你以后还是称呼严金山为知事比较好,严大人这个称呼可不能体现出知事老爷的权威来。”

    王兰峰以为王兰陵是随口说笑的,就说道:“没有关系吧,今天严大人都没有说什么。”

    王兰陵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就是得罪了人,自己也不知道。你还是没有意识到官位的重要性,这里面的事情复杂的很。”

    “简单点说吧,在官位前面,姓氏都可有可无!”

    县令,知事,郡守,州牧,还有皇帝,这些都是帽子。

    至于这些帽子下面的名字,很重要吗?

    是东方大人好听,还是县令好听?

    王兰陵敢肯定,东方卫更喜欢别人喊他县令,而不是东方大人。

    王兰峰一脸的茫然,他感觉王兰陵说的有道理,但是又无法理解这里面的潜在意思,好像是懂了,又好像是没懂,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王兰陵再次叹了口气,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知事的三把火才刚刚开始,这个没关系,他烧他的,敢靠近我这边,我就给他踩灭!”

    或许是感觉到了无力,王兰峰说道:“唉,不去就不去吧,我也触头这个,你嫂子估摸着也不想去。”

    王兰陵对这种领导夫人之间的聚会,实在是没什么好感。

    “这个我也不清楚怎么说,你若是想要和上级搞好关系,给上司端茶送水,阿谀奉承拍马屁,那么不仅是你,你妻子也要一起去巴结那些比你官位高的领导夫人。”

    王兰陵看着王兰峰,“当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黑水县这里的事情更麻烦,你不展示出强硬的一面,有些人只会觉得你对他不尊重。”

    “我实在是不想看你对着严金山卑躬屈膝,之前打算着的就是让你在桑木镇那边做个镇长,除了手上的事情也不用巴结别人,但郡里人把你安排在了这里,很多事情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王兰峰实在是触头了,他现在想到这个就麻烦。

    “我回去了,回去喝两杯。”

    王兰陵说道:“要喝酒的话,就去找高少寒和王家的一些人,尽量建立属于你的关系网吧。”

    王兰峰很快就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王兰陵的话。

    在王兰峰走后,王兰陵就看着阿奴,“我哥是骑车来的吗?”

    阿奴点了点头,“是的,是骑着自行车来的。”

    王兰陵又问道:“自行车是新的还是旧的?干净不干净?”

    阿奴回答不上来了,说到:“这个没有仔细看。”

    王兰陵挥了挥手,“嗯,下次仔细看看,也让门房都注意一些,我给他们钱守门,可不是像门外的石狮子那样死脑袋的,该注意的事情,都要注意到。”

    阿奴答应下来,顺势说道:“老爷,今天有人来问府上还招不招人。”

    “不收了,现在就够了。”王兰陵直接否定了这个事情,他现在家里奴仆两百多人,还不算戏班子和徐白凤这些帮手。

    每月府上的消耗就是一个大数字,光是凭借当官的工资,根本就享受不起这种奢侈生活。

    “好,阿奴知道了。”阿奴看到王兰陵这么说了,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只要是王兰陵说了的事情,就不需要再去请示两位夫人。

    阿奴又说道:“刚又请了大夫给夫人和小娘子检查身子,现在夫人和小娘子正在后院那里赏花。”

    王兰陵站了起来,“你去忙吧,我过去看看。”

    今天和柳扶风说了戏班子的事情,王兰陵也想看看自己的一园子女人。

    这个宅子是新建的大宅子,和城东的那个河景房比起来要大上几十倍,还有着一个很大的园子。

    院子里有桃树和梨树,也修建了一排空旷的木屋。

    木屋的风格是那种旅馆式的风格,干净清洁,就是不像是家。

    像是他这种有钱人,睡觉的地方肯定不止一处。

    这里是作为清静的养老所修建的,用来调养身体,午睡和小憩。

    戏班子的女人,则是住在偏远的位置,因为现在建筑的主体还没有完工,看起来就是一排木头搭建的砖瓦房。

    王兰陵没有直接去找赵温柔,而是直接去了戏班子所在的地方。

    红色的砖块和青瓦为主体的新房,在视野内是很显眼的存在。

    附近的桃树已经开始凋落了,光秃秃的没有多少东西,不过在地上的石子路两边还是生长着一掌高的杂乱野草。

    “老爷!”

    一个正端着盆往外走的妇人在看到王兰陵后,就迅速站住了身子,恭敬的和王兰陵问好。

    王兰陵不认识这个女人,看她模样周正,身子也不像是寻常村妇那样臃肿,面色也细腻白皙,应当是有过一段好日子才对。

    “我过来看看,你这是做什么?”

    女人迅速说道:“我去河边洗衣服,这衣服有些脏了。”

    王兰陵看着这个漂亮女人,对方年纪也就是二十七八岁,像是记忆中年轻版的静雯美女。

    “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乖巧的看着王兰陵说道:“我叫媚娘,老爷您请吩咐。”

    王兰陵听到后,就说道:“这个是本名吗?”

    媚娘婉转的说道:“自然不是,只是我们都是罪人之身,能够被老爷您收留就是老爷您的人了,用新名字来在老爷您这里做事,更适合一些,老爷您若是不嫌弃的话,也可以赏我个名字。”

    王兰陵感觉这女人不是寻常家庭的人,“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不过你这一点都不怯场,和我说话也谈吐自然,以前家里也是书香门第吧。”

    媚娘露出了微笑,“老爷您文采飞扬,名声早就传到了州里,我们自然也是知道,您和外面的官老爷一点都不一样,是个大善人。”

    王兰陵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这是他自己的问题。

    男人们因为王兰陵的权利,对王兰陵敬畏有加。

    但是女人们不一样!!

    不论是赵温柔还是大街上的其余女人,对王兰陵的印象,首先就是一个小孩子。

    男人也是有这样的想法,可绝对是没有女人这么在意。

    因为王兰陵这人畜无害的外表,以及和女人差不多的身高,还有小小少年的年龄,眼前这些女人自然是把王兰陵当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少爷,而不是一个威严的大老爷。

    在意识到这种事情之后,王兰陵也感觉很无奈。

    谁让他真的就是上面和下面,毛都没长齐呢?

    “和我进去看看,我自从带着你们回来之后,也没有过来看看过。”

    王兰陵说着,就朝着远处那红砖绿瓦的房屋走了过去。

    媚娘也抱着木盆跟在了王兰陵的身侧,高兴的说道:“老爷您能够过来实在是太好了,我们这阵子都在等着您的吩咐,什么时候开一场戏?”

    王兰陵暂时没有这个想法,他这次还是想要先看看这一园子的女人质量。

    目前并没有继续增加女人的想法,但锅里的东西,还是想看看的。

    “过些时候再说,这阵子事情比较忙。”王兰陵敷衍的说了一句,又说道:“房子附近没有水井吗?为何去河边洗衣服?”

    媚娘回答道:“河边都是水,水井边还要一直取水,脏水也容易坏了地方,怪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