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山海卖阳气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碳炉开口,剑灵俯首
    “呵。”

    稚童拍拍小手,扭了扭粉嫩嫩的屁股。

    简简单单一个扭动的动作,此处小天地疯狂颤动起来,一望无际的水面逆流冲天,空中出现一把把贯通天地的水流神剑。

    “看到了又如何?我就是不给,纯阳已死,那把剑自由了千年,不再需要被人掌控。”

    叶灵身处无与伦比的恐怖景象之中,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他盯着稚童头顶的金色尖角。

    “你是那把剑的剑灵吧?其实我刚到此地,就看见那把剑了。”

    通灵物极有可能诞生器灵,也就是常说的鬽,是魑魅魍魉等二十四鬼之一。

    鬽由上古器物通灵产生,性格古怪,喜好血液,反复无常,这是一种极难相处的妖鬼。

    稚童顿时沉默下去,摸着头顶的锋利尖角。

    “是的,这就是宿命。你来了,你就会看见那把剑。”

    其实那把剑早就瞧上了叶灵,迫不及待想现出真形。

    事实上,在这个楚江龙王即将现世的时间段,只要有人携带着屠龙的意志来到此地,都会被纯阳的那把剑承认。

    这是千年前纯阳真君留下的后手,这把剑就是为了这个时刻而铸就的。

    只是他这个器灵不愿意。

    什么是山海之中的宿命?

    神官与叶灵做交易,就会看见那条狗。而叶灵来取剑,他不敢出手杀之。

    剑就要这样被取走。

    所谓宿命,便是考虑一切的缜密推理。

    稚童突然笑了,露出一口剃刀般的尖牙,面目有些扭曲。

    “但和你一样,我也不想认命。我怕死,怎么办?”

    叶灵御着雪白长剑,飞至稚童身前,向前伸出手。

    “其实命什么的,还是信一些的好。”

    稚童目光冰寒,眯起眼睛看向那只接近他头颅的手。

    同一时刻,那少年背后的水流神剑如同蜘蛛触手而来,缓缓闭合,他决定逆命而行!

    忽然,稚童的耳畔传来一声威严低沉的吼叫。

    那声音似从九天降下,如在阴间传出,其实由人间而来。但只要听见,便永远生不是任何拒绝的念头。

    哀求的意思?为了这平凡的少年,为了一个“玩物”?

    你是碳炉大人阿!怎可如此!!

    真当他是主人了?!

    稚童感到了震惊,仿佛在一刹那之间,失去了身上下的力气,小小的身形跌落在桥面上,忽然泪流满面,喃喃自语。

    “罢了罢了,既然是你亲自开口求我,那我这把剑借出去一次又何妨?纵然立刻折断也不后悔。”

    叶灵一脸茫然疑惑。

    “我没求你阿。”

    稚童充耳不闻,只是将头颅靠近他说道。

    “拔出来吧,养了一千年,再不透透气,真该生锈了。”

    叶灵缓缓伸出手,捏住稚童头顶的那个金色尖角。

    “铮!”

    天地间一声清亮剑鸣。

    拔出来一柄金色的仙剑,光华照亮整个水下天地,然而霎时内敛,不显神异,被他倒持剑尖在手中。

    剑身处刻有两个繁复的古老文字。

    纯阳!

    “你只有一剑的机会,杀不死楚江龙王,我就陪你一块送死好了。”

    稚童看着那个少年,心中却浮现出了遥远记忆中的那个黑色如山的伟岸身影,他如此说道。

    哗哗!

    空中那些数百米的水流神剑纷纷溃散,落下水面,宛如一场冲洗天地的倾盆大雨。

    叶灵两指轻轻滑过那把纯阳剑的剑身,坚毅的眼眸中金色剑光一闪而逝。

    “多谢。”

    ……

    遥远的水面上。

    神官松了一口气,青紫色眼眸看着漫天倾下的水流,欣慰说道。

    “善。”

    ……

    更遥远的地方。

    已在人间。

    此地无雪。

    偏僻的小镇,风格别致的小餐馆,悬挂着的老式电视机,贴着一面镜子的墙,风从门外呼呼地吹进来。

    女人穿着白衣,精致的雪白锥子脸,套着猩红色指甲武器的手,端起面前的茶壶,往茶杯里到了水,热雾蒸腾。

    她看了看,没有喝。

    “小姑娘,你不喝茶水阿?”

    餐馆内部走出来一个中年人,提着一把菜刀。

    白袖美眸看向旁边的墙面镜子,杯子里的水通红如热血,中年人身形腐烂虫子爬进爬出,眼珠子挂在眼眶外,生锈的菜刀上噗嗤噗嗤滴着黑血。

    “大叔,做叉烧阿?”

    白袖站了起来,风声忽然嚣烈,白影翻飞,猩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照亮墙体的整面镜子。

    咛!

    是菜刀落地的声音,随后更是传来一声倒地的巨响。

    那道白色的身影走出餐馆,天幕昏暗,冲天的死气妖雾中,数不清的狰狞黑影围拢了上来。

    这个人烟稀少的小镇,在古代有一个不常见的名字。

    小酆都。

    通往真正的忘川河酆都城。

    ……

    灵璧城。

    大雪依旧在下,天地素白,大雪封路,路边的大树完被雪裹起来。

    神官落在楚江边的小别墅前,撑开荷叶大伞。

    叶灵落了出来,踩在半人厚的雪花中,。

    神官低头提醒道“你将那把剑保护好。”

    叶灵点头,摸了摸肚子笑道。

    “那把剑被我吞了下去,此刻在我腹中乱撞,好似正开心的紧呢。”

    神官眼含笑意,轻声说道。

    “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你在家里等消息,今晚应该就会来找你。”

    “好的。”

    叶灵摆了摆手,神官大袍一荡,身形一闪而逝离去。

    “汪!”

    神官走后,蹲在门口的那条黑色大狗吐着舌头,大声朝叶灵吼叫了一声。

    “黑炭,我回来了。”

    叶灵笑着招招手,跑过去揉了把狗头,然后走进房子里,赶紧找了一套衣服穿上。

    如今以他的体质,倒不是觉得寒冷,但衣裳还是必须穿的,从小接受的礼仪教育,不容许他赤条条,纯阳剑的剑灵稚童不懂这些,叶灵可不能学他。

    黑炭从头到尾一直跟在叶灵后面,形影不离。

    “都是大老爷们,有啥好看的?”

    叶灵破天荒有些脸红,连忙换好衣裳“快走,我给你做面条吃。”

    在楚江水下呆了十几天,他滴水未进粒米未沾,却并未感到饥渴,应该楚江水下的结界力量影响。

    但是来到了人间,还没几个小时,叶灵就隐隐有些饥渴感了。

    这一天的黄昏时候。

    叶灵与黑炭面对面,一个嗦,一个舔,大快朵颐,碗里的面条飞快消失。

    轰隆隆!

    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震天巨响,地动山摇,整座灵璧城都仿佛被震了起来。

    叶灵心有所感,打开大门,眼光一凝。

    风雪穿堂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