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新春贺礼
    卫蓁歪着头,看向下方的男子,轻声一笑,

    “是你?”

    在云裳阁,他们见过一面,虽然隔得很远,但卫蓁能将人认出来,也记得。

    显然,徐昭也认出了卫蓁,

    “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还一身酒气,像个醉鬼!

    卫蓁趴在墙头上,醉醺醺的眯了眯眼睛,

    “我住这儿,在这儿很正常吧,你一个男子,却从侍郎府爬墙出来,这才不正常吧。私会?还是偷窃?”

    似是有意逗人,卫蓁连理由都给他想好了。

    徐昭自是不能认,看着卫蓁道,

    “我一个男子,不管出现在哪里似乎都能说得通,倒是你,一个姑娘家,半夜醉醺醺的爬墙。。这才说不过去吧。”

    今天可是除夕,而且又是深夜,她醉成这样,还趴在墙角上,这若是让人知道,可真是名声尽毁了。

    的确,这世道,对男子太过于宽容了些,就算是今日徐昭在苏云锦的闺房里被逮到,左不过也是一件风流韵事,到是卫蓁,夜半醉酒爬墙,若是被人知道,可就真的是生命尽毁,人人唾弃。

    卫蓁趴在墙上,又是拿起坛子喝了一口酒,

    “说的有理。”

    徐昭脸上爬上笑意,正准备乘胜追击,便是听卫蓁略微思索道,

    “所以,我现在是不是该杀人灭口,然后毁尸灭迹?”

    她的声音,似乎很是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

    徐昭觉得好笑。 。

    “就你现在醉醺醺的模样,还想要杀人灭口?”

    她这细胳膊细腿的,感觉好像一折就断了。

    “我有帮手。”

    卫蓁咧嘴笑了笑,而后转头看向身后的陆琰,

    “陆大人,我抓到个贼,你们锦衣卫管吗?”

    陆大人,锦衣卫?

    徐昭心中一个咯噔,刚刚站起身来,便是看见一袭暗黑色的身影立在了墙头之上。

    “陆琰?”

    这一次,徐昭面色微微一变,似乎认真了几分,敛了敛脸上挑逗的笑意,嘴角带着三分似笑非笑,

    “陆大人,深夜怎会在此?”

    同在朝中为官,徐昭自然是知道陆琰其人。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不过对于他的出现,颇为意外。

    “昨日惨案满城风雨,本官巡夜,世子夜探侍郎府,不知有何贵干啊?”

    陆琰好似又恢复了往日的邪肆,将一身逆骨收起,披上面具,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除夕之夜还不忘巡夜,陆大人当真是我辈之楷模。”

    徐昭皮笑肉不笑道。

    大过年的巡夜,骗谁呢?

    纵使陆琰此人的确有着工作狂的美名但如此巧合的出现在此处,又是连带着还有个卫蓁,徐昭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甚至感觉有奸情。

    卫蓁打了个哈欠,从墙角上翻了过来,安稳的落地,手中的酒坛未洒半分,

    “你们聊,我走了。”

    惊诧于她敏捷的身手,徐昭盯着卫蓁的背影看了许久,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而陆琰的从头到尾没有半点意外,这人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似乎,再怎么不凡,也是理所应当。

    原地,只剩徐昭与陆琰两人。

    单是徐昭这一身的酒气还有身上的脂粉味儿,便是能看出来他来苏府做了什么,安武侯世子,如今又是国子监祭酒郭嘉的得意弟子,陆琰无意与他为难,打了声招呼便是打道回府。

    可徐昭却是拧着眉头,一个侍郎府的表小姐,另一个是狠厉冷辣的被镇抚使镇抚使,这两人,什么时候凑到一起的?

    本以为他的云儿已经够三到两面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个更加不顾名声的,这侍郎府,还真是能人辈出。

    本来是来陪媳妇过年,却是无意间撞到这一幕,徐昭更无多言的必要,转身回了武安侯府。

    卫蓁一身酒气的回来。。这一次并无人发现,春禾自被她派出去,就未曾回来过,昨日,想必是跟李自安在一起,两人从小一起一张大,李自安虽然嘴上嫌弃,却是一直护着春禾,有他在,卫蓁无须担心。

    而昨日除夕,秋露与海棠和琥珀一起喝酒,早早的睡了。

    魏长宁夫妇早就休息了,而魏炀,似乎还躺在前厅的地毯上无人发现,睡得正酣。

    冷风吹过,卫蓁的酒早就醒了,眼神越发清明起来,西京,燕京……

    不止陆琰怀疑卫蓁,而卫蓁,对路琰同样有着怀疑。

    她记得,当日在青禅寺后山,他似乎与那西凉人认识。

    而后来,又听说那西凉人死在了晋阳的大牢里,只脖子上一道刀口,一刀毙命。

    只是后来没有找到凶手。 。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可卫蓁却是觉得不对劲,州府的衙役也都不是废物,又有锦衣卫看着,到底是怎么样的高手,能够如此悄无声息的进去杀人,而后不留半点痕迹的逃脱?

    天幕之上,繁星微闪着,街道越发空旷。

    月落西沉,太阳升起,又是一声声爆竹声响起,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过年的喜悦当中。

    等卫蓁起床,已经是快要晌午了,昨天喝了好几坛酒,又是在街上吹了半夜的冷风,头有些昏昏沉沉的。

    秋露进门帮她洗漱,一边帮她梳着头发,一边道,

    “夫人已经去荣寿院给苏老夫人拜年了,见小姐还睡着,便是没有叫醒小姐,就对外称小姐受了寒,怕过病气给老夫人。”

    卫蓁听着颔首。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的确,那边毕竟是长辈,若说是过年不过去请安,也就只有这一个理由说得过去些。

    秋露帮卫蓁将发丝挽了起来,用珠花固定好,而后问道,

    “小姐,夫人给小姐留了饺子,要下上吃点吗?”

    卫蓁颔首,秋露退了出去。

    当秋露煮好饺子送过来的时候,卫蓁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东西。

    她在准备一份礼物,给那些人的新年礼物。

    “小姐,吃点东西吧。”

    秋露叫了卫蓁一声,刚刚出锅的饺子,冒着腾腾的热气和香气。

    卫蓁放下笔,来到餐桌旁用过了饭,香菇肉馅的,很是鲜嫩,她还咬到了一个铜钱。

    秋露笑着说吉利话,

    “这是福钱,小姐未来一年都会多福的。”

    卫蓁微微低眸,不置可否,

    “你去帮我把周叔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