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 六十章 喜脉
    外面满城风雨,风诡云谲,映雪阁内,却是一片温馨。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夜幕降临,却是四处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门前挂起了大红灯笼。

    今日,是除夕。

    苏老夫人上了年纪,守不了夜,便是各院里各自守岁,并未凑在一起。

    映雪阁的主厅里的地龙烧得正旺,魏炀坐没坐相的盯着桌上的瓦锅。

    “最后一道,盐酥鸡!”

    苏氏与琥珀海棠一起将饭菜端了上来,魏长宁也来帮忙,结果烫的自己原地打转。

    “爹,既然笨手笨脚的,你就别添乱了。”

    魏炀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

    他老爹一点对自己的自我认知都没有。

    魏长宁瞪了他一眼。。脸上带着些红晕,似是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意味,

    “没大没小,不知道起来帮忙吗?”

    魏炀理所当然道,

    “我娘嫌我麻烦。”

    他去了是添乱,还不如好好呆着。

    父子两人向来见面就怼,而魏炀,也向来不给自家老爹留情面。

    可怜魏长宁读了半辈子书,学富五车也算是有了,却是口头功夫不过关,成天被自家不学无术的儿子变着法的损。

    卫蓁算是早就习惯了父子两人的相处方式,安静的呆在一边看书。

    魏长宁藏书实在是太多,不止机关术,医术,甚至还有棋谱孤本,而且一股脑的都带来了燕京,倒也是方便了她。 。想看什么书都有。

    “小蓁,别看书了,吃饭了。”

    苏氏放下最后一盘糖醋鱼,看到卫蓁还在火炉旁看书,不禁喊道。

    “来了。”

    卫蓁笑了笑,将书放在了木案上,转身向着餐桌走去。

    一家四口,欢聚一堂,魏炀从身后将两个瓷坛拎了出来,眼睛咕噜一转,

    “怎么说也是咱们在燕京过得第一个年,要不要喝点?”

    魏长宁作势就要打人,

    “小兔崽子,你才多大,就喝酒!”

    魏炀轻松躲过,

    “醉仙居的梨花白,是新酒,一点都不烈。”

    他知道他老爹酒量酒品皆不好。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自然不会买烈酒。

    苏氏开口调和,

    “好了好了,既然是除夕,少饮一些也无妨。”

    魏炀得令,赶紧给自家老娘倒了一杯,而后是卫蓁,最后将整坛酒给了魏长宁,

    “爹,是男人,咱俩直接用坛子喝。”

    魏长宁作势又要打人,他向来君子动口不动手,可一碰到这个小儿子,分分钟破功。

    苏氏瞪了魏炀一眼,自己拿起瓷瓶给魏长宁倒上了一杯,

    “又皮痒了是吗?”

    魏炀缩了缩脖子,动了筷子。

    苏氏和卫蓁也接着动了筷子,一桌子的饭,色香味俱。

    “小蓁多吃点肉,太瘦了。”

    苏氏夹了两块酥肉到卫蓁的碗里,卫蓁笑着道谢,

    “谢谢苏姨。”

    “谢什么,这孩子。”…,

    苏氏笑着,一家人时不时的拉几句家常。

    卫蓁也很快的融入其中,有着魏炀在,气氛一直都很活络。

    只是用着用着饭,苏氏忽然觉得一阵眩晕,有些恶心。

    魏长宁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怎么回事?累着了?”

    做了这么一大桌的饭,却是应该挺累的。

    苏氏摇了摇头,

    “可能是没休息好,这两日总感觉有些头晕。”

    卫蓁开口道,

    “苏姨,我学过几天医术,我给你看看吧。”

    苏氏听着颔首,将手腕递了过来,

    卫蓁放下筷子,探上了她的手腕。

    苏氏看着面色的确不佳,可中医看病,望闻问切,卫蓁觉得应当不是什么大毛病,可能是天冷偶感风寒罢了,可却没想到……

    三双眼睛齐齐盯在卫蓁的身上,魏炀看着卫蓁面色变化,微微一急,

    “四姐。。我娘到底怎么回事儿?”

    魏长宁一双眼睛里亦是疑惑,一家三口,齐齐看着她,等待着答案。

    卫蓁收了手,道,

    “苏姨不必慌张,是喜脉。”

    “喜脉?”

    三人异口同声,魏炀小小的脑袋里尽是疑惑,缓慢的看向自家老娘的肚子,

    “我要当哥了?”

    魏长宁也后知后觉的看向苏氏,苏氏脸一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卫蓁道,

    “胎儿还不足一月,头晕恶心也是正常,苏姨有些体虚,待会我开服药,让海棠抓来熬着喝两日便好。至于养胎药,并不用每日饮用,喝多了反而对胎儿不好。”

    苏氏一一记下,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生养了,有魏炀在前,第二个,也早有经验。

    只是这个孩子,来的太过于意外。

    魏家并不如一些世家门阀一般。 。急忙着开枝散叶,有了魏炀之后一直没能怀上,婆婆和夫君都不急,她也觉得就这一个孩子也不错,谁曾想,这时候又怀上了。

    魏长宁不知想到什么,脸色也有些红,似是有点不知所措。

    魏炀一双眼睛回荡在自家老爹和老娘身上,忽然被苏氏打了一巴掌,

    “在在这儿贼眉鼠眼的想些什么呢?”

    魏炀正要反驳,被卫蓁笑着打断,

    “今日也算是双喜临门,不过这酒,苏姨还是别喝了。”

    “小蓁说得对,酒还是别喝了。”

    魏长宁说着将苏氏面前的酒杯拿开,又是瞪了魏炀一眼。

    魏炀:“……”

    既是除夕,苏氏又是怀了身孕,魏家一家人很开心,魏炀喝了不少果酒,脸色红扑扑的。

    用过年夜饭,魏长宁扶着苏氏回去休息,既然怀了身孕。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自然不能让她再守夜。

    前厅,只剩魏炀和卫蓁两个人。

    魏炀喝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眼睛似乎有些朦胧,

    “呵呵,醉仙居的酒果然好喝,小卓子果真没骗我!”

    小卓子,大概是他给人取得外号。

    “四姐,你不尝点吗?”

    方才席间,她似乎并没有喝多少。

    “太清冽,不喜欢。”

    卫蓁低眸道。

    曾经,她很喜欢梨花白的新酒,如今却是觉得有些乏味。

    魏炀听着一笑,放下手中的坛子爬了出去,

    在案几下面好一通翻,又是拎出了两个坛子,

    “嘿嘿,我这里还有陈酿!”

    偷偷买的,没敢让他爹看见。

    魏炀递了一个坛子给卫蓁,

    “尝尝这个怎么样?”

    卫蓁并未推辞,接过瓷瓶,开封喝了一口,梨花香醇,酒的味浓烈,并不辛辣,反而开始有些甜味,只是入喉微苦,回味无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