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醉仙居
    卫蓁长睫微低,掩住眸中的笑意,拿起茶杯轻饮了一口。

    戏到中场,秋露去外面买了两袋蜜饯果子,回来时对着卫蓁一阵耳语。

    卫蓁站起身来,苏墨锦抬头问道,

    “你要去哪儿?”

    卫蓁笑了笑,

    “去更衣,墨表姐要同去吗?”

    堂下的戏正到高潮,苏墨锦根本移不开眼,当即拜了拜手,

    “不去,你自己去吧。”

    卫蓁转身出了门,下楼。

    出了玉堂春的戏楼,进了旁边的醉仙居。

    小二看到卫蓁进门,当即热络的招呼,

    “姑娘要买酒吗?”

    卫蓁走上前来,

    “两坛将军醉。”

    小二听着一怔。。

    “将军醉,小店没有这种酒啊。”

    卫蓁拧了拧眉梢,

    “没有吗?那梨花白呢?”

    小二笑了,

    “梨花白有,您要新酒还是陈酿?”

    梨花白分两种,新酒略微甘甜些,姑娘们一般都喜欢,而陈酿香醇,后劲也大,但也不排除一些姑娘重口味。

    卫蓁道,

    “梨花泥封口的三年雪水陈酿。”

    小二听着面露难色,

    “姑娘,我们店只有新酒和陈酿两种,陈酿五年起,新酒都是两年之内的,没有三年的。”

    这姑娘看穿着也该是个大家闺秀,该不是来找茬的吧。

    卫蓁听着长睫微低。 。掩住眸中的那一抹失望,

    “那来两坛新酒吧。”

    来醉仙居,其实她还是隐隐的有着三分期待的。

    卫国公府家大业大,又是处于皇权中心,她三叔早有筹谋,暗中转移产业,培养暗线,生怕有一日遭到不测,能留下一招后手。

    三叔生来叛逆,并不像爹爹那般刻板忠君,这件事情,爹爹和大哥不知,但她和六哥是知道的。

    盛极必衰四个字,他们不是没有听过,而卫国公府太过荣盛,亦是遭人眼红。

    当初的醉仙居就是一个京内的暗桩,七年前,还是个不大不小的酒馆,如今,成了一个酒楼。

    卫蓁心中侥幸,所以想来一试。

    刚才她说的是暗号。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可那小二,一个也没有对上。

    她曾想,若是能够联系到国公府的暗线,是否就能借此找到六哥的下落,当日国公府覆亡,如今,她阴差阳错的活了下来,可七年来,六哥却是没有半点消息。

    如齐涣所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消息。

    卫蓁想,或许卫秋会护着他出燕京,以六哥的心性,必会彻查此事,报仇雪恨,若他还活着,必会回到燕京。

    可若回到燕京,当年的暗桩,便是该启用了才对。

    可如今,不但没有,而且连暗号都对不上。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难道真的最坏的情况,卫国公府明里暗里的根基,都尽数的被人拔光了。

    至少,在燕京的是如此。

    卫蓁微微闭了闭眸子,提着手中的酒,向着戏楼走去。…,

    醉仙居里,小二送走了卫蓁,一边擦着坛子上的灰尘,一边嘟囔,

    “将军醉?我买了五六年的酒了,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酒,这姑娘真奇怪。”

    “你方才说什么?”

    从后屋掀开帘子走出来的中年男子听到小二的嘟囔,瞳仁一缩,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你刚才说什么酒?”

    “秦叔?”

    小二回过头来,

    “没什么,就刚才来了一个姑娘,先是说要什么将军醉,后又说要什么梨花泥封的三年的梨花白,我都没听过这种酒,秦叔你听过吗?”

    秦叔听着面色微不可查的一变,

    “什么姑娘,在哪儿?”

    小二指了指门外,

    “不认识,看穿着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刚刚出去不久。”

    秦叔当即追了出去,街道上不少人,形形色色,妙龄女子,黄发小儿。。鹤发老人都有,却是没看到大户人家提着酒的姑娘。

    稳了稳心神,秦叔回到醉仙居,看向小二,一脸严肃,

    “那姑娘长什么样?有何特征?”

    小二被他这样的神色吓了一跳,随即道,

    “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不高不矮,穿着一身浅青色的衣裙,披着白毛狐裘,鹅蛋脸,长得挺漂亮的。”

    秦叔微微蹙了蹙眉头,

    “十四五岁的姑娘?”

    不应该啊,卫府的姑娘若有活下来的,除了七小姐就只有小小姐,小小姐就算是到如今也只有九岁,根本不可能,七小姐……七小姐七年前就及笄了,更不可能。

    “长什么样还记得吗?画下来。”

    秦叔沉了沉眸子道。

    小二一脸为难的抬头,

    “叔,我不会画画啊。”

    秦叔怒瞪小二一眼,

    “废物。 。要你何用?!”

    卫蓁回到戏楼,提着手中的梨花白,向着西侧走廊而去,很是自然的推开了第一道门。

    屋内,一个年轻妇人正在听戏,门忽然打开,妇人转过头来,眸中带着讶然。

    卫蓁后退一步,看了看门前的标志,

    “抱歉,我走错了屋子。”

    妇人对着卫蓁一笑,

    “无碍,戏楼的房间很相像,走错也是常事。”

    卫蓁对着妇人微微施礼,

    “谢夫人体谅。”

    语毕,便是要退出去,妇人注意到了卫蓁手中的白瓷瓶,

    “姑娘,也喜欢醉仙居的梨花白吗?”

    卫蓁听着一愣,提起手中的酒,

    “夫人也喜欢吗?”

    年轻妇人笑了笑,

    “喜欢,新酒甘甜,很适合女子。”

    卫蓁笑了笑。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走上前来,将酒放在了桌上,

    “既然夫人喜欢,那这一坛就当小女赔礼道歉,赠与夫人。”

    “这怎么好意思呢?”

    年轻妇人起身推辞。

    卫蓁笑了笑,

    “一坛酒而已,夫人何必见怪?”

    年轻妇人看着卫蓁穿着体态,便知是大家闺女,于是不在推辞,

    “如此,那多谢小姐。”

    “夫人客气了,小女告辞。”

    卫蓁面色带着笑,施礼出了厢房。

    年轻妇人亦是起身回礼,身旁的小孩子咿呀咿呀的伸手去拿瓷瓶,妇人先行伸手将它拿了过来,一免被小孩子碰倒。

    卫蓁提着手中的梨花白,向着兰字号厢房走去,只是刚刚转过拐角,便是看见一抹暗红色的身影倚在门框旁,似乎,是在等人。

    卫蓁驻足,陆琰回过头来,嘴角带着三分笑意,

    “我记得,魏小姐记忆力极好,过目不忘,也会走错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