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噩梦
    “蓁表姐,你认识她?”

    苏明锦面色并不怎么好看,甚至带着几分怯懦。

    这位王小姐可是燕京贵女圈的新贵,父亲王大人调回来便是任了户部尚书一职,深得圣心,这位小姐虽是庶出,但也是王府唯一的姑娘,自然水涨船高,可是不少人都巴结呢。

    可看上去,她这位蓁表姐,与这位王小姐似乎有过节。

    若论身份,如今两人可是天差地别。

    魏蓁父母皆是白身,就算是高中也不可能一下子做大官,而王大人此刻却已是位高权重,深得圣心。

    苏墨锦自然也认出了王娇,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也怕被波及,并未开口说话。

    “你放开我!”

    王娇狠咬银牙。。瞪着卫蓁满目狠厉,

    “否则,我让爹爹将你赶出京都,再也别想踏入燕京半步!”

    卫蓁嘴角带着三分似笑非笑之色,目露嘲讽,手腕一翻,便是一声惨叫传出——

    “啊!”

    王娇面色惨白,一下子跌在了地上,满目的不可置信。

    “你竟然敢打我?”

    卫蓁拿着手帕擦了擦手,嘴角噙着三分笑意,

    “打都打了,说什么敢不敢?你若是再往我跟前凑,可就不止打人这么简单了。”

    王娇被她盯得心里一阵发毛,可又是想起如今她才是王家的大小姐,而她不过是个布衣之女,随即从地上爬了起来。 。咬牙道,

    “你就不怕我告诉爹爹,让他将你赶出燕京?”

    卫蓁低声笑了笑,

    “将我赶出燕京,恐怕王大人还没有这个本事。”

    “你敢藐视我尚书府?”

    王娇当即搬出尚书的名号压人,声音响亮,仿佛生怕人不知道她是尚书府的大小姐,不少过客都面露难色,匆匆而过,生怕惹上一身骚。

    卫蓁面色不变,淡淡开口,

    “燕京城内未得军令不得随意驱赶人群,请问民女是犯了什么样的大罪,要被驱赶出城?还是说尚书府官威太大,藐视我大齐法律,藐视当今圣上!”

    “你……”

    王娇被卫蓁一堵。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面色怒急,

    “赶你出去,还需要什么法规,本小姐想赶便赶,你算个什么东西!?”

    卫蓁笑了笑,看向停在她身后的暗红色锦衣男子,

    “陆大人,您听到了,您说,藐视大齐律法,藐视当今圣上,是什么样的罪名啊?”

    陆琰本是站在边上看戏,忽然被卫蓁唤了一声,便是负手走了上来,缓缓道,

    “藐视大齐律法已然是死罪,这藐视圣上吗,自然是再加一层,抄家灭族也不为过。”

    耳畔男子的声音传来,王娇心神一颤,跌坐在了地上,

    “我…我不是……我没有…”

    王娇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目光涣散,余光扫过角落,她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一般,急忙的爬了过去,拽住男子的衣角,急的像是快要哭出来了,…,

    “谢大哥,我没有,我没有藐视圣上,没有藐视律法,你帮我解释一下,我没有。”

    半月前,谢潇与顶头上司户部尚书王大人校对账目,王娇去户部送饭,结果碰上了,自此一见钟情,一直对着谢潇纠缠。

    今日,她就是打听好了谢潇要跟同僚来戏楼听戏,所以打扮好了来偶遇的,谁知道遇到了卫蓁。

    当初的嫡庶姐妹见面,身份一高一低,她自然是想要上前踩上一脚,谁知道却是被人教训成这样,几句话引到沟里,还给她按了一个抄家灭族的罪名。

    王娇再顾不得其他,若只有卫蓁一人,她自然不怕,可还有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

    谢潇向左挪了两步,将自己的衣角抽了回来,看向王娇的丫鬟,

    “王小姐受了惊吓,还是早些送她回家吧。”

    谢潇发话,两个丫鬟如蒙大。。赶紧扶起王娇向着外面跑去,因跑的太急,还在门槛处绊了一跤。

    谢潇对上卫蓁的眼睛,卫蓁笑了笑,像是老友一般打招呼道,

    “谢大人,好久不见。”

    谢潇向前走了两步,看着卫蓁的眼睛,

    “你是故意的?”

    卫蓁挑了挑眉梢,装作不懂,

    “谢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谢潇轻叹一声,似有无奈,

    “王小姐口无遮拦,你故意引她说出那番话,可知稍有不慎就是一桩文字狱。”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旁人无心,顶多是官家小姐骄纵,目中无人,可若是被有心人逮到,怕是连王大人都要脱层皮。

    卫蓁听着微微拧了拧眉头,

    “所以,谢大人这是要问罪了?”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谢潇摇了摇头。 。眼睛里带着些许复杂,

    “燕京不比晋阳,魏小姐做事,还是三思而行的好。”

    他始终看不透面前的人,看上去,只是一个温和得体的大家闺秀,可在晋阳的经历告诉他,有些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的确抓不到证据,也没能找到多少头绪,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蒙骗过去的。

    卫蓁脸上带着笑,微微施礼,颇为大方,

    “原来谢大人是在担心我,那小女,先行谢过!”

    稍微戏谑的眼神让谢潇不自觉的避开。

    苏墨锦适时出声,提醒道,

    “蓁表妹,戏快要开始了。”

    卫蓁听罢对着谢潇施礼,

    “那谢大人,就此别过,再会。”

    苏墨锦安捺住心思,眼睛回荡在卫蓁与谢潇之间。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同住燕京,她自然认得这位年少才俊的户部侍郎,可魏蓁,是怎么与他认识的呢?

    哦对,前些日子谢潇赴往晋阳查案,而魏蓁,正是晋阳人。

    谢、魏两家,同时晋阳世家,想必有过交集。

    戏楼二楼,雅字号厢房内的男子收回视线,嘴角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

    “这小姑娘到是有意思的很,不动声色的给人挖坑,跟你倒是有几分相像。”

    “碰上个女子就说跟我像,你不是之前还说过我像一个人吗?”

    苏云锦坐在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递到唇边,

    “与其说像我,倒不如说是像你那位白月光。”

    这话说得半点不留情面,可对面的男子却是不恼,三两步缠了上来,

    “瞧瞧,又吃醋了?本公子哪儿来的白月光,本公子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

    那个可不是白月光,噩梦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