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魏炀闯祸
    傍晚,秋露回来,对着卫蓁道,

    “听说前些日子陛下闲来无事,翻到了老爷的文章,觉得写得好,便是夸了两句。”

    乡试通过的举子被圣上称赞,哪怕只是一句,也足够让一些人动上几分心思了。

    卫蓁眸中掠过一抹了然,若是如此,也说得通了。

    在侍郎府住上几月,培养好感情,若是高中,苏承志近水楼台,又是有着姻亲关系,自然是容易结交,若是未能高中,他也没什么损失,不过是几双筷子而已。

    “还有一件事.......”

    秋露抬头看向卫蓁,颇为纠结,

    “似乎有下人传闻,小姐与陆大人关系匪浅。”

    “陆大人?”

    卫蓁轻声一笑。。

    “陆琰?”

    秋露秀眉微蹙,颇为苦恼,

    “许是那日进京时的事被下人给看见了。”

    这也太影响她们家小姐的闺誉了。

    不过幸好,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少。

    卫蓁低眸喝茶,并不在意这些,知道了原委和结果,剩下的,并不重要。

    只是,苏承志算盘打的响亮,可这府里,并不是每个人都与他打着同样的心思,比如,苏云锦。

    雁鸣书院不是那么好进的,苏煜向来很乖,这几年被她教的学业也都很好,可贸然被柳姨娘动用关系塞了一个魏炀进去,还与苏煜同进同出,这本就让她很不舒服了。 。更何况,魏炀不思进取,也算得上半个纨绔子弟,刚进书院没几天便是跟东宁伯府的小少爷打了起来,他自己到是没事,就是殃及池鱼,苏煜没来得及躲,被东宁伯府的小少爷一板砖打在了头上,起了个包。

    几日的功夫,魏炀与苏煜也算是相熟,看到兄弟被打,当即要两肋插刀,一个人单挑了东宁伯府,东昌伯府还有安武侯府三个府的小少爷,事情就闹大了。

    也好在雁鸣书院的夫子向来有教无类,不分出身,五人一块给关进了小黑屋写检讨。

    魏炀是什么人,在晋阳就是书院里夫子头一号头疼的人物,早就见惯了这些场面,于他而言,早就小菜一碟。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可苏煜长这么大,却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又黑又冷,对面还有三个摩拳擦掌的家伙,当即是被吓哭了。

    魏炀哄了一路,可回来的时候,苏煜的眼睛还是红红的,脑袋上的包还没能消下去,两只眼睛红通通的,活像是一只小白兔。

    这样一幅模样,自然瞒不过去,更何况魏炀一挑三,脸上还挂着彩,瞒都瞒不住。

    卫蓁收到消息的时候,苏氏正匆匆向着荣寿院赶去。

    卫蓁也跟着拿上衣服,也带着秋露去了荣寿院。

    两人到的时候,魏炀正在院里罚跪,毕竟挑事儿的是他,也该受罚,只是这天寒地冻,难免惹人忧心。

    苏氏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便是匆匆进了屋。

    卫蓁微微顿了顿步子,看着鼻青脸肿的魏炀微微挑了挑眉,…,

    “挨打了?”

    魏炀抬起头来,一张小脸上没有半分悔改之色,反倒是颇为骄傲,

    “另外三个伤的更重!”

    卫蓁听着笑了笑,

    “你这打架的功夫,跟谁学的?”

    魏长宁可不会功夫。

    “还能是谁,大哥和二哥呗,你别看他们两个现在在外求学说的跟个事儿似的,以前打架可是比谁都狠!”

    他小时候,可没少看见那两位哥哥被倒吊在树上。

    “怎么打起来的?”

    卫蓁问道。

    魏炀擦了擦嘴角,很是无所谓道,

    “还能怎么打起来的,你老弟我找事儿呗。”

    “你可不像是闲着没事乱找事儿的。”

    卫蓁道。

    魏炀眼睛里带着讶然,

    “我不像吗?”

    “不像。”

    魏炀听着微微啧了一声,颇为感叹,

    “你还是第一个说我不像的。”

    卫蓁轻声笑了笑。。看向他道,

    “还不说实情吗?难道,你想要苏姨在里面被人为难?”

    不知怎的,她总感觉这魏炀这孩子像极了她当初的六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做派,若是被人惹到,能把天给捅下一个窟窿来。

    可若是没个理由,不会随意生事。

    被卫蓁盯得一阵不自在,魏炀扁了扁嘴,

    “也没什么,东宁伯府那小崽子看苏煜体弱,起哄闹他,我没忍住,就把人给揍了,谁曾想他上面还有个武安侯府的小世子撑腰,又顺带着把东昌伯府的人叫来了,三个人围攻,我躲的时候没把人护住,苏煜被打了头。”

    “所以,你是输是赢?”

    卫蓁歪头问道。

    “当然是我赢,你都不知道武安侯府小世子被打的那怂样,亏自己还成天说什么出身将门,连小爷一拳都接不住!”

    魏炀听罢挺直了身子,可叫一个嘚瑟,只是说着说着,气势又弱了下来。 。缩着脖子抬头看向卫蓁,

    “你说,武安侯不会来找麻烦吧?”

    他打了小弟,来了大哥,现在又事把人家金贵的世子给打了,不会又蹦出一个爹来吧?

    要真是这样,他可扛不住。

    “不会的。”

    卫蓁轻笑道。

    “你怎么知道不会?”

    魏炀问道。

    “因为他怕丢人。”

    卫蓁说。

    “丢人?”

    魏炀似乎还未曾反应过来,卫蓁便是结下了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股脑盖在了他的头上。

    “诶?”

    “好好披着。”

    卫蓁留下一句话便是向前走去。

    魏炀拿着披风喊道,

    “喂,你披着就是了,我不冷!”

    她那小身板,看起来才是冷一些的吧。

    可卫蓁已经走远,掀开门帘进了荣寿堂里,魏炀扁了扁嘴,觉得不该委屈自己。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于是便是披在了身上。

    虽然不冷,但他也不介意再暖和一点不是?

    堂内,苏氏正在给苏云锦姐弟道歉,苏煜脸上还挂着泪珠,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插不进嘴。

    苏云锦面色不善,径直将矛头对准了柳姨娘,明里暗里的说她不安好心。

    苏老太太脸色也是沉着,毕竟魏炀再怎么嘴甜也是个外人,而苏煜却是侍郎府的嫡子。

    “小孩子难免打闹,大小姐如此,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柳姨娘面露为难之色,

    “毕竟炀儿已经在外面跪着了,你难道,还有你小姑姑给你磕头认错不成。”

    此话一出,苏老夫人微微动了动眉头,苏氏再怎么,也是她的人,若是苏云锦在这么不依不饶下去,打的,岂不是她的脸?

    苏氏亦是抬眸看向苏老夫人,顺着柳姨娘的话说了下去,

    “母亲,若是云儿当真心里难受,要我认错,我低着个头也就是了,可炀儿还小,这冰天雪地里跪着,万一冻坏了身子,要我如何跟魏家交代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