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还会再见
    李自安站起身来,对着卫蓁一揖,正色道,

    “不管如此,此次,多谢四小姐出手相助,也多谢四小姐一番话解开我的心结,大恩大德,李某铭记于心,三日后锦衣卫启程,我便是要跟着队伍一起启程去燕京了,此去路远,不知何时还能再见,特来拜别。”

    方才,的确是他狭隘了。

    卫蓁笑了笑,终于合上了自己手中的书,拿起来递给了李自安,李自安将书结果,眸中带着几分疑惑,

    “这是《周易》?”

    卫蓁冲他笑了,

    “送你了。”

    “啊?”

    “还有,我觉得我们很快还会再见。”

    卫蓁说道。

    李自安眸中透出三分不解。。身后男子的声音传来,李自安不禁一个激灵。

    “我三弟也要科考,过些日子定然也是要去京都的,小姐,自然也要前往燕京。”

    李子安身形一颤,回头看过去,一脸惊恐,

    “魏…魏大人。”

    他注意到了魏长泯对卫蓁的称呼,是小姐,而非,四小姐!

    魏长泯向前两步,对着卫蓁行礼,跪了下来,

    “魏长泯,参加小姐。”

    李自安有些发愣,卫蓁转头看向他,露出一个笑来,

    “你确定,还要呆在这儿吗?”

    接下来他们要说的事情,她觉得,他应该不会太想听。

    卫蓁已经给了提示,李自安自然不会不怕死的继续留在这里。 。对着魏长泯行过礼便是翻墙离开。

    魏长泯看着李自安离开的方向,微微蹙了蹙眉头,

    “小姐不怕他出去乱说?”

    卫蓁低声笑了笑,看向李自安离开的方向,

    “用人不疑,他不会乱说。”

    这几日的相处,看一个人,她还是能看得透的。

    李自成此人,有的,可不止小聪明,虽说有时候怂了些,但却不是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

    卫蓁转过头来,

    “他,平安脱险了吗?”

    魏长泯摇头,

    “属下不知,不过锦衣卫在崖底看到了两具尸体,的确是殿下事先安排的。”

    卫蓁听罢微微低眸。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低声道,

    “没有消息,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其实当她在青禅寺看到齐涣之时,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打算。

    谢潇与陆琰联合布局,再加上一个许守仁还背后下杀手想要他顶罪,三方围剿,他插翅难逃,唯一的选择,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离开晋阳,由明转暗,赴往西境,东山再起。

    李自安最开始说过的话她还记得,前往西凉,有两条路最近,一条是城东小路,而另一条,则是穿越深山。

    青禅寺峭壁之后,便是拦在晋阳与西境之间的群山,路虽难走,但却是唯一的求生之途。

    “你不好奇,他为什么把这玉佩给我?”

    卫蓁看向魏长泯,便宜侄女忽然成了半个主子,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

    魏长泯也抬起头来,然没有在官场上的威严,

    “殿下交代,属下自当遵从。”

    他相信他的选择。

    卫蓁抬眼看向他,眸中似有好奇,

    “晋王已经去了七年,如今天下,尘埃落定,你也甘愿为了他放着好好地官不做,走上这样一条路?”

    魏长泯道,

    “我这条命,乃至魏家族的命,都是当年晋王殿下给的,殿下含冤而死,身负骂名,就算是拼上我这条命,也要为他正名,就算是不能,做过了,也能无愧于心。”

    当年他从军,晋王殿下几次三番救他与水火之中,当年他父亲卷入朝堂纠葛,冤死诏狱,亦是殿下帮忙平反,将他们家安然安置到了晋阳。

    虽多年未曾联系,但他心中,却是记着这一份恩情的。

    而且,在他心中,殿下绝不会做出弑父杀兄这样的事情来。。这件事情背后,一定另有隐情。

    卫蓁看向院子外面,开口道,

    “以后在明,你还是我的大伯,过些日子,我要去京都,若有事,我会联系你。”

    “是,属下这就着手安排。”

    魏长泯道。

    卫蓁看向他,

    “我知道你也不想让家人牵扯进来,去了京都,我会护住他们。”

    她很喜欢魏家这一家人,也不想连累他们。

    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护住他们的,而若非必要,她也不会真正的将自己暴露。

    魏长泯低眸,

    “多谢小姐。”

    圆月依旧高挂着,晋阳州府的大牢之中,一个暗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

    被关在大牢里的蒙赫抬起头来,看到对面的男子不觉露出一个狞笑,

    “大王妃找了你那么多年。 。没想到你竟然来了大齐,放我走!否则本将定当说破你的身份,届时,你在大齐,可就再无立足之地了!”

    对面的男子攸忽冷笑一声,手中的长刀忽然拔出。

    一道凛冽的冷光于黑夜之中闪过,幽冷的烛火忽明忽灭,那蒙先生陡然倒地,脖颈处的鲜血泊泊流出,到死,眸中都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比起让你回去,我觉得,还是死了更省事些。”

    男子一声轻笑,转身消失在了牢房之中。

    第二日晨起,卫蓁洗漱好了,便是去给老太太请安,当她到寿安院

    三夫人已经在了,正与魏老夫人说着要去燕京的事情。

    魏长宁桂榜榜首之事家人已经都知道了,开年之后便是要春闱,三夫人想了想,还是觉得要早些去燕京安顿下,已免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

    在魏长宁的事情上。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苏氏一向小心。

    魏老夫人也觉得有理,好些燕京学子,提前一年便在昭明寺附近租了房子读书,家人陪读也是常事,她这小儿子没怎么自己出过远门,这些年来也一直是苏氏照料着,有她陪着,她放心。

    二夫人听着稍稍蹙了蹙眉,

    “若是年前便去的话,那岂不是没法一起过年了?”

    魏老夫人听着一笑,

    “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家,也不差这一年,先让他们一家去燕京安顿下,说不定这一次这能考上。”

    这些年,大儿子做官,二儿子经商,都早已在自家的领域打下一片天,唯有小儿子,虽说他们家不缺钱,就算是让他当一辈子教书匠,也能富贵一生,可若是他们不能庇佑了呢?

    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她活着,两个兄长帮扶幼弟是理所应当,但若是过些年,她不在了,最不放心的,还是这老三一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