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以死明志
    齐涣忽然轻声一笑,看向了谢潇,那些,极为凄凉,极为讽刺,

    “帮我跟陛下说一声,臣,愿以死明志!”

    话音一落,他便是从山崖上跳了下去。

    青蓝色的衣角被风吹起,含笑的眉眼映刻在了每一个人的眼中。

    这是矿山的东面,青禅寺的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

    “殿下!”

    一声凄厉的惊呼声从随风的口中发出,而后一道残影闪过,随风也跟着跳了下去。

    谢潇瞳仁一缩,众人想要阻止已然是来不及,只能看着二人越坠越深,越坠越远。

    卫蓁袖下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抑制住面上的表情。

    陆琰眸中更显幽深。。三两步跑到了悬崖旁,满目的不可置信。

    他不信,不信这个能够在晋阳忍气吞声,韬光养晦七年的人,会这样甘愿的去死!

    可下面,的确是万丈深渊无疑!

    众人眼里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错愕与始料未及的惊色,包括卫蓁。

    无疑,齐涣的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给我下去搜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半响,陆琰冷声说道。

    谢潇看向陆琰,稍稍敛了敛眉目,下令道,

    “先将许守仁还有这个西凉人押解回去。”

    这个时候,他自然也能看得出陆琰此行的目的。

    晋阳郡王能够摆在明面上的证据太少,而他,则是打定了心思想要将事情都推到晋阳郡王身上。

    本就道不同。 。对于陆琰此举,谢潇并无被人背叛的不爽,只要如今能够达到目的就好。

    对于燕京幕后之人是长公主一事,谢潇实属意外,但依旧会以实上报。

    只是让他头疼的是,晋阳郡王,他能够让人抓到的证据实在是太少,但却是又在这整件事情中都有着手笔与牵扯。

    若是证据不足,很难定罪,毕竟他是皇亲,身份特殊,而现在,他又是自己跳了崖。

    以死明志,证明清白,暗地里的意思不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吗?若是传出去,陛下难免被按上一个狠辣无情的名头。

    犯人押解回城。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人证物证具在,李自安要被叫去录口供,卫蓁拍了拍他,

    “只是录口供而已,不会有事的。”

    李自安颔首,事到如今,他自然也知道自己无事了。

    谢潇走上前来,叫住了卫蓁,沉声开口,

    “不知本官可否问魏四小姐一个问题?”

    卫蓁回头,开口道,

    “谢大人问便是,身为大齐子民,民女自当配合调查。”

    “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情?”

    谢潇问道。

    卫蓁笑了笑,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身为大齐子民,自然不能容得此等违反国法的行为。”

    这个理由,似乎很正当。

    “那为什么不报官?反而是自己擅自插手?”

    这个问题一说出口,谢潇险些要咬掉自己的舌头,太蠢了这个问题。…,

    卫蓁脸上依然带着笑,很是俏皮的歪了歪头,

    “这晋阳最大的官不就是许知州吗?难道要报官让他自己抓自己?而且大人忘了,我家里,也有官啊。”

    谢潇被卫蓁看的脸色微微泛红,微咳了两声,道,

    “所以,魏大人从一开始就知情?”

    卫蓁拧着眉头略微思索,

    “也不是,与其问我,谢公子不如亲自去问他?”

    谢潇微微敛了敛神色,恢复儒雅公子的冷静,

    “那你又为什么要打昏绿竹?为什么要来青禅寺,若按你说说,将账本直接交给你大伯岂不是更好?”

    卫蓁的前后说辞,明显矛盾。

    谢潇眸色如鹰般锐利,这位谢大公子,可并不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卫蓁不慌不乱,理清脉络,为自己正名道,

    “第一。。打昏绿竹的不是我,是他。”

    卫蓁看向李自安,脸不红气不喘的将锅甩了出去,理直气壮极了,一点也看不出是在说谎。

    而李自安亦是反应很快,一脸尴尬的看向谢潇,微微咳了两声,道,

    “打昏贵府女眷,实非所愿,只是那时小生正被歹人跟踪,实在是想不到去处,只能去找魏四小姐,可恰巧绿竹姑娘在,在下出现,若她大喊大叫,实在是不太好,所以……”

    李自安的脸色难为极了,但道歉的神色极为诚恳。

    “第二,账本和书信都是李自安刚刚带到的,我本是想将账本交给大伯,可又怕他的官威压不过许大人,听闻案宗库与青禅寺接连起火,所以才想青禅寺必然有锦衣卫的人,所以便想着将证据直接带给锦衣卫,毕竟,陆大人手中的权柄,要比我大伯大的太多。”

    卫蓁潺潺而述。 。一切在她的嘴里说出来,都显得那样理所当然,

    “当然,如果知道谢公子也是京城派来的钦差的话,我必然会直接将账本和书信交给你,也省的带病走这一趟。”

    一番话,合情,合理。

    身后又是传来鼓掌声,陆琰脸上带着嘲弄的笑意走上前来,

    “如此说来,魏姑娘还是不畏艰险的巾帼英雄。”

    卫蓁含笑施礼,脸皮极厚,

    “陆大人过誉,为国除奸,义不容辞!”

    “呵,好一个为国除奸,义不容辞!”

    陆琰冷笑一声,从卫蓁身旁走过。

    这时候,说什么都太晚。

    偏偏这女人破绽极多,但却是没有能够让人实实在在抓在手里的把柄和证据!

    特别是在谢潇面前。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方才她在他面前所说,什么双赢得利,现在想来,不过是拖延时间的缓兵之计,此刻他就算是问出来,想必她也不会认。

    她一直在等谢潇来,只是为什么呢?

    她来此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纵使已经真相大白,认证物证具在,可最后这件事情,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除非……

    陆琰微微眯了眯眸子,看向了悬崖的方向,除非....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

    若真如此,他这次,还真的是被耍了个彻底!

    陆琰看向身后的卫蓁,眸子危险的眯起,他有种感觉,总感觉,他们还会再见。

    无关证据,只是直觉。

    卫蓁与谢潇一行人一起下了山,并未跟着去录口供,而是被魏长泯交代,乘车回了魏府。

    不同的是,来时车上坐着两个人,可回去的时候,只有赶车的周叔和车中的卫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