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等人
    “四小姐说本官在等人,那不如说一说,本官究竟在等什么人?”

    陆琰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对于卫蓁的兴趣又是多了三分。

    他很早就开始怀疑她,可无奈找不到一点证据,而她的伪装又是太过于滴水不漏,让他迟迟不敢确定。

    今日,若非她自己暴露,他依旧拿不准。

    到如今才知道,包庇李自安,在背后穿针引线的,竟然真的是她!

    一个深闺女子,想想,还真是令人不可置信。

    “若要拿人,若非人证,便是物证,那物证如今在城东的澈水湖里,大人就算是搬过来,费时费力,也没多少用处,如今,该是在等人证吧。”

    卫蓁轻轻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道。

    “啪啪啪。”

    陆琰举起手来拍了好几下,看向卫蓁,颇为赞赏,

    “魏姑娘果真聪慧,说是神机妙算也不为过。”

    “陆大人过誉了。”

    卫蓁淡淡说道。

    “是不是过誉,本官心里有数。”

    陆琰往嘴里丢了块果脯,转头看向卫蓁,眸中浮现出狼一般锐利的锋芒,

    “只是本官着实好奇,如此聪明的四小姐,竟会为了一个晋阳郡王,孤身赴往青禅寺,还将自己卷进这样一件事情里,究竟是为何啊?”

    “魏小姐可莫要说是对晋阳郡王一见倾心,这类说辞本官可是听过了,而据本官所知。 。二位今日,应当是第一次见面吧。”

    陆琰一直都想不明白卫蓁为什么要掺进来,哪怕是此时此刻,亦是想不明白。

    分明,从未见过的两个人。

    他曾怀疑这个人是被掉了包,可也派人去查过,的确是本人无疑,所以,这让他更琢磨不透。

    卫蓁从袖中拿出账本,嘴角微翘,

    “大人误会了,我可不是为晋王郡王而来。”

    “哦?”

    陆琰挑了挑眉,坐正了身子,

    “若非为了晋阳郡王,难不成是为本官而来?”

    “大人果真聪慧,在下正是为了大人而来。”

    卫蓁不紧不慢的将话给还了回去。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

    “我朋友从许知州的书房里发现一本账册还有与京中来往的书信,本以为或许与大人查案有益,是故冒着风寒前来给大人送过来,不过看现在的状况,大人似乎不需要了。”

    他今日的目标,应该是齐涣要多一些。

    “朋友?”

    陆琰撑着下巴一笑,

    “这不是那日那个书生吗?何时成了魏四小姐的朋友?莫不是四小姐与这位是一见如故,引为知己?”

    与一个男子一见如故,引为知己,对一般的姑娘来说,这句话实际上是有些过分了。

    可偏偏卫蓁不气,顺着他说到,

    “大人英明。”

    “魏四小姐果然好气量,所以他放火烧知州府,也是你的主意?”

    卫蓁嘴角的笑意极浅,…,

    “许知州因为走私事败,杀人灭口,我这朋友只是潜入知州府偷出证据想要交于大人伸张正义而已,至于放火烧知州府,那可是无稽之谈。”

    面对着这邪佞罗刹,卫蓁面色淡然极了,扯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说的跟真事儿一样,连李自安都忍不住为她拍手叫好。

    陆琰听着轻笑一声,

    “四小姐,这是不打算认了。”

    “没证据的事情,为何要认啊!”

    卫蓁看向他道。

    没有证据的事情,何必要上赶着给自己扣罪呢?

    陆琰却是笑了起来,

    “魏姑娘,是笃定了本官拿不出证据。”

    卫蓁不语,只是笑着。

    “的确,本官拿不出证据,四小姐尽可以有恃无恐。”

    陆琰轻嗤一笑,转了转话锋,

    “只是,本官也很好奇四小姐来这青禅寺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之前的,算是本官输你一局,可从此刻开始,本官想要看看,你究竟能够怎样在本官眼皮子底下,再赢一局!”

    之前他在明,她在暗,输了一局,他认了。

    可此刻,两人对立,尽数站在明面上,他倒想看看,她究竟还能做什么?!

    卫蓁听着轻笑一声,看向陆琰,

    “陆大人何必只争输赢,你我不如做笔交易,各取所需,不好吗?”

    “做笔生意?各取所需?”

    陆琰微微挑眉,眸中浮现出一抹意味,

    “魏四小姐,要与本官各取所需?”

    “大人自燕京远道而来,为的不过是查清走私一案,回京邀功,如今关键性的物证就在我的手上,自然,我相信这些日子,大人与谢公子一定早就暗自翻遍了晋阳的税收账册,也掌控了许知州贪污走私的证据,可单单一个许知州,应该是满足不了大人。”

    卫蓁眸子里含着浅浅的笑意。 。潺潺而述,似乎要将整件事情的脉络尽数理清,

    “许知州派人放火烧了卷宗库,想必大人早有预料,不阻止,反到放纵,一为栽赃,二为落实,就是为了今日收网,一网打尽。可纵使这样,也无法将幕后之人拉下水吧。”

    “幕后之人,不就在本官面前吗?”

    陆琰弯了弯嘴角,看向了齐涣,

    “四小姐如此聪慧,该是知道,卷宗库的衙役和文书已经招了,就是晋阳郡王派人烧了卷宗库,本官想,许是许知州投靠晋阳郡王,两人狼狈为奸,意图不轨。”

    “嗤。”

    身后一声嗤笑传来,这次换了齐涣鼓掌,

    “既能帮皇上除了我这个心腹之患,又能拿捏着把柄卖长公主一个人情,陆大人,不愧是这三年来在官场上扶摇直上的镇抚使。”

    被人看透了心思。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陆琰索性也不装了,拱手道,

    “郡王过誉了,本官也只是为陛下分忧而已。”

    “可陆大人,就不怕错揣君心?”

    到了这等地步,齐涣亦是笑着开口道,风轻云淡,似乎根本不把现下的境况放在眼里。

    “郡王是要垂死挣扎了?”

    陆琰转眸看过去,齐涣轻轻一笑,

    “左右无事,闲聊几句罢了,只是陆大人,确定当真能抓得住我通敌叛国的确切证据?要知道,陛下这明君之名,还是要的。”

    他的罪名,可不能随意的扣,更不是锦衣卫一两句话就能定的了的。

    稍有不慎,他们这位陛下,可是要被后世给按上一个心狠手辣,无容人之量的罪名,这,才是他最不能容许的!

    仁君,呵……

    大争之世,谁不是手染鲜血?

    人们只见这至高无上的荣光,有谁真正见过这背后的血腥与枯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