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主意
    “你要提前离开?不怕被人怀疑。”

    李自安眸色之中带着讶然,如果这时候她和他在一起被人发现,陆琰一定会一起盯上。

    而且因为之间大街上她救他的那次,陆琰已经对她起疑。

    “这时候,他没空盯着我。”

    卫蓁眸中带着沉意,就算是露出破绽,没有证据的事情,他也奈何不了她。

    反倒是今日发生之事,总感觉哪里透着诡异。

    谢潇既然前来查案,就该知道案宗库的重要性,怎么会放任许守仁烧了案宗库?

    还有前些日子,陆琰谢潇虽然联手,但也不至于形影不离好几日呆在书房。

    锦衣卫向来咄咄逼人,可此次来到晋阳,未免太安静了些。

    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而有些事情,她也必须亲自去查证一下。

    触着怀中的玉佩,卫蓁隐约能够感觉到,齐涣这一次,是在赌命,稍有不慎,粉身碎骨。

    “等一下。”

    卫蓁叫住了李自安,李自安顿下步子,

    “怎么了?”

    卫蓁抬眸,她改主意了。

    “去前厅,找我大伯魏长泯。”

    李自安听着微微拧了拧眉梢,眸中透出几分不解。

    “为何?”

    前厅,酒席之上,晋阳知州许守仁正与谢家的二老爷寒暄着,一行人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

    席间,许守仁借故更衣,推脱出来,与下属汇合。

    “怎么样了?”

    下属禀道。 。

    “按照计划,已经烧了州府的案宗库,值班的两个衙役和文书被锦衣卫给扣下了,只是……”

    他微微顿了顿,面色有些难看,

    “有人闯入了您的书房,还放火把书房给烧了。”

    “什么?!”

    许守仁一惊,当即抓住了他的肩膀,沉声道

    “你说什么?有人闯入了我的书房?!是谁?人抓住了吗?”

    “是…李自安那小子,可惜他是个滑头,又给逃了。”

    下属眸色微微一颤,低头咬牙道。

    许守仁眸中划过一抹戾气,一巴掌打在了属下的脸上,

    “一群废物!”

    事到如今。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许守仁也早就想明白了李自安身后有人护着,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多天一点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先别管那家伙,时间来不及了,将晋阳郡王和锦衣卫一起引到城东,还有蒙先生,也引过去。”

    只要有人顶罪,将证据伪造好,他依旧能脱身。

    这是四年前长公主早就安排好了的,许守仁此刻并不害怕。

    案宗库已经烧了,账本一事已经死无对证,只剩将齐涣拖出来顶罪,按照锦衣卫的个性,州府贪污和藩王谋反,后者,功劳可是大得多。

    局早已布好,就剩请君入瓮!

    “加派人手,一定不能让齐涣活着回来!”

    这件事,必须死无对证!

    “是。”

    许守仁收了收眸色,转身回到厅中,属下出了谢府的大门。…,

    而紧接着,一个人影跟了上去。

    卫蓁与李自安分开,便是直接去了魏老夫人处,借故头晕先行回去了。

    谢老夫人和魏老夫人向来都是好说话的人,不会勉强。

    倒是谢老夫人还要派丫鬟送一程,被卫蓁婉拒了。

    魏老夫人嘱托周叔将卫蓁先送回去,道了别,卫蓁直接去了马车处。

    此时,李自安还未到。

    周叔驾车欲行,被卫蓁拦下,

    “周叔,等一下。”

    周叔不明所以的回头,

    “不是回家吗?等什么?”

    卫蓁道,

    “等一个人。”

    “等谁啊?”

    周叔问道。

    “等李自安。”

    卫蓁说道。

    “李…李自安?”

    周叔瞳仁微微一缩,卫蓁看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向着这边走来。

    “他来了。”

    “四小姐。。您这是……”

    李自安走近,将手中的令牌亮了出来,周叔眸色一惊,看向卫蓁。

    “四小姐?”

    卫蓁示意李自安上车,对周叔道,

    “不回府,去青禅寺。”

    周叔颔首,驾车离去。

    李自安捂着心口,将怀里的玉佩还给卫蓁,捂着心口道,

    “吓死我了,你大伯竖着眉头的样子也太吓人了。”

    他将玉佩刚刚拿出来,就差点被人杀人灭口。

    卫蓁将玉佩接了过来,李自安好奇道,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这晋阳府的副使看到都是这样服服帖帖?”

    他转述了卫蓁的话后,魏大人连怀疑都没怀疑,直接带人去了城东。

    卫蓁笑了笑,眸中带着不明的意味,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个信物之类的,能够调动晋王的旧部吧。”

    “咳咳咳……晋王。 。旧部?!”

    李自安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满目的震惊之色,而后抓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我我我……我刚才什么也没听见。”

    李自安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他闲着没事问这个做什么?

    让副使这么听话,一看就该知道不简单,瞎问个什么劲儿?

    晋王旧部,那可是乱党啊啊啊!

    连带着看卫蓁的眼神都开始发起颤来,这位姑奶奶,究竟是什么人啊?

    卫蓁笑了笑,看向李自安,

    “现在下车,或许还来得及。”

    李自安想都没想便是打开后面的车门要跳车,可刚刚打开车门,就察觉出有哪里不对劲,待看到身后闪现的人影之时,很是利索的关上车门坐了回来,哭丧着一张脸,

    “来不及了。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后面有人跟着。”

    他抬起眸子来,见卫蓁面色不变,

    “你早就知道有人跟着?!”

    这么坦坦荡荡的就说出来,这丫的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把他拉上贼船!

    一步一步,越陷越深!

    李自安咬牙,他可还要考功名呢,他不想死啊!

    卫蓁似是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淡笑着开口,

    “你不会死的,我也不会死,只是去看上一出好戏而已。”

    该做的事情都还没做,她可不舍得死。

    卫蓁看向李自安,微微打量了他几眼,

    “往日里脑子转的那么快,看上去应该不是什么胆小的才对,怎么一碰到事儿,就这么胆小呢?”

    “谁胆小了?”

    李自安当即瞪起眼睛反驳,他普普通通文弱书生一个,一下子就搅进武器走私的事儿,又是锦衣卫又是晋王乱党的,要是换了旁人早就吓破胆了好么?!

    他已经算是心理素质极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