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十一章 走私
    春禾可以自由出入魏府,可若是带着一个男子,那可未必,更何况还是满身鲜血的他,若是被人看见,怕是会直接报官吧。

    她想过他回求助,却从未想过,他会直接出现在这里。

    李自安微微咳了两声,

    “这有何难?又不是非要走正门,魏府这么大,找个狗洞还是找得着的。”

    狗洞?

    果然对晋阳很熟悉。

    卫蓁低笑一声,看向他问道,

    “许知州为什么要杀你?”

    李自安听着眸色微顿,抬眸看向卫蓁,

    “魏小姐怎知,是许知州要杀我?”

    卫蓁缓缓开口,

    “春禾说,你自小混迹市井,是个滑头,这从你当街假摔骗人也能看得出来,这么一个识时务的人,却是选择与许小公子硬碰硬。。可实在不在情理之中。若非是将事情闹大,吸引众人目光让人忌惮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理由,而能够因为许小公子所忌惮的,恐怕除了许知州,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李自安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来,

    “流言当真误人,魏四小姐神机妙算,李某佩服。”

    “现在可以告诉我,许知州,为什么要杀你了吗?”

    李自安叹了口气道,

    “也没什么,就是撞破了他的一桩走私买卖,许知州怕我坏了事自然要大下杀手。”

    官员走私,可是大罪。

    卫蓁抬起头来,

    “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吧。”

    李子安看向她,

    “小姐不信我?”

    “信。”

    卫蓁笑了笑。 。

    “走私对象是谁?同谋是谁?武器从何而来?还有,你是怎么撞破的。”

    四个问题,尽数问再点上。

    李自安微微咬牙,这位还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也是,敢在锦衣卫眼皮子底下动手脚,自然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

    “魏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李自安问道。

    卫蓁答,“好奇。”

    “知道的太多对您没什么好处。”

    李自安又说。

    卫蓁漫不经心道,

    “你不说,谁知道我知道?”

    这也太难缠了!

    李自安暗自咬牙,一时间也不知道来找卫蓁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卫蓁轻轻一笑,

    “不用怀疑你自己的选择。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现如今整个晋阳,想救你,能救你的,怕是只有我了。”

    李自安在想要不要装昏,卫蓁适时开口,

    “如果你实在忍不住想要昏倒的话那就昏倒吧,我会叫人把你送到衙门的。”

    艹!

    李自安想要爆粗口,送到衙门,他还活的了吗?

    “交易对象我不知,同谋…是晋阳郡王。”

    李自安咬牙道。

    听到晋阳郡王这四个字的时候,卫蓁眸子微不可察的一沉,

    “你怎么发现的?”

    李自安深吸一口气,

    “临近秋闱,我为了攒路费,答应了帮郊外的程猎户一起打猎,我们两个追着一头狐狸上了山,却没想到走岔了路,进了另外一条路,结果发现那边有不小的动静,我们两个一时好奇,结果就潜过去看了两眼,没想到,那山里有铁矿,且正有大批的武器正在往外运……”…,

    “巧的是,那日许守仁也在,同行的,就是晋阳郡王。”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养了私兵,而是武器走私?”

    卫蓁沉声问道。

    “晋阳地貌,山林就那么几处,根本养不了私兵,而且,这也是我亲耳听到的。”

    李自安微微吐出一口气,拳头微微攥起,咬牙道,

    “而也就是因着偷听到这些,我跟程猎户被发现,许守仁杀人灭口,程猎户没躲得及,死在了山林,而我,从山上逃出来,进了城,再就是你所看到的。”

    慌忙间撞到了许昀的马车,故意将事情闹大,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道许昀身上,若是这样之后他出事,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许昀,而他也免不了沾上纵容子女草菅人命的包袱。

    他本以为许守仁会因为这个有所忌惮,却没想到,他把自己这条命看得太重。

    区区升斗之民就算是街头横死,与许小公子能沾上什么关系。。就算是沾上了什么关系,又能有什么关系?

    不过是知州的一句话而已,有谁敢提?

    “铁矿的具体位置在哪儿?”

    卫蓁敛去眉眼之间的沉意。

    “城外向东七里,第三座山头。”

    李自安半是犹豫的开口,其实事到如今,他说与不说,已经没什么分别了。

    “城外向东七里?青禅寺附近?”

    卫蓁眉头微皱。

    李自安抑制不住咳了两声,

    “整个晋阳,就只有青禅山寺附近有山。”

    卫蓁眸中划过一抹沉思,上午春禾说,晋阳郡王喜欢去青禅寺谈经论道……

    片刻后,春禾也拿着金疮药和绷带走了进来,一起的还有秋露。

    李自安抬头看向卫蓁,大有一股她敢过河拆桥他就拉着她同归于尽的意味,

    “我可是都说了,你必须得保我!”

    卫蓁看了他一眼。 。

    “先在这里呆着养伤吧,这里是副使府,许守仁不敢轻举妄动的。”

    走私被发现,这可是件大事,他做贼心虚,不敢有大的动作,在外面派人追杀也就罢了,副使府,他绝不敢动。

    更何况,锦衣卫已经来查,若是动作太大,无异于刀口找死。

    除非…卫蓁微微沉了沉眉头,只是不知道,魏家大老爷,与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

    若是无关,自然好办,把事情捅出去,正好顺水推舟,将他推上知州之位。

    可若是有关系,就得好好想想,怎么把他摘出来。

    春禾留下给李自安包扎伤口,屋子里是不是传来几声倒吸气的声音,

    “春丫头,你手劲小点,要不然我还没失血过多而死,就先在你手上疼死了。”

    李自安咬牙嫌弃春禾的粗鲁。

    春禾拿过抹布一把塞到了他的嘴里。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

    “你小声点,被旁人发现了,我们家小姐的名声怎么办?”

    李自安:“……”

    艹,他看着她这位小姐可不是什么要名声的!

    屋外,卫蓁看着不远处成双的黄鹂,开口道,

    “不好奇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秋露听罢微微顿了顿,

    “小姐自然有小姐的主意。”

    卫蓁摩挲着手中的花叶低眸一笑,

    “明日跟我一起去青禅寺。”

    秋露抬起眸来,似是有着几分意外,她以为,她会带着春禾去。

    这两日来,小姐明显对没有心机春禾更加青睐些。

    她以为,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被从墨竹院打发出去。

    毕竟那日,她对她使了小心思。

    卫蓁回头看向秋露,微微弯了弯嘴角,

    “我说过,其实,我很喜欢聪明人。”

    秋露听着一怔,一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