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十章 李自安
    “我就是去看一看而已,娘,息怒息怒,别动手啊!啊!”

    少年人的惨叫声传来,而后又是布帛撕裂的声音——

    忽然,一个光着半只袖子的少年人从房中跃了出来,他似乎是想要隔着木桥跳过来,只是他功夫不太到家,一只脚被木桥绊住,实实在在的就摔在了卫蓁的面前,脸朝地。

    而后,一只鸡毛掸子直直的打了过来——

    因为少年摔到,那只鸡毛掸子直直的向着卫蓁和秋露的方向飞了过来。

    而从门中追出来的魏三夫人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惊,

    “小心。”

    在那鸡毛掸子距离秋露的脸只有半寸的地方,卫蓁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它。

    秋露吓出一身冷汗。。虽说只是一个鸡毛掸子,可它的根部已经被打断了,这要是打在脸上,最轻也是破相。

    魏三夫人也是吓得不轻,本来是丢出来打儿子的,没想到卫蓁这个时候来了。

    地上的小少年一脸哭嚎的抬起头来,虽说没被自己老娘打到,可他这一跤,着实摔得不轻,鼻血肆意,左脸还摔出了淤青。

    卫蓁低眸,居高临下的看了过去,这应该就是她那个便宜弟弟了吧。

    魏家这一辈一共六个孩子,大房出了大公子魏言、二公子魏宁还有三小姐魏萱。

    二夫人身体不好,二房只一个独女魏莹。

    而三房,曾经是两位公子,如今卫蓁顶了四公子的位子成了魏府的四小姐。 。除此之外,还有继室苏氏,也就是此刻她面前的三夫人所添的六公子,魏炀。

    六公子今年还不到十三岁,据说一点也不随父亲,反倒是遛猫逗狗,时常逃学。

    面前这个小少年,应该就是六公子无疑了。

    只是逛勾栏院,这个年纪,貌似早了点。

    魏炀抬起头来,看着卫蓁一阵打量,口无遮拦,

    “你就是我那个无理取闹不懂规矩的四姐?”

    魏炀半月前被三夫人送入麓山学院求学,今日是刚刚回来,还是被夫子亲自送回来的,这是与卫蓁见的第一面。

    不过没见面归没见面,在路上,他可是没少听说这位‘四姐’的事迹。

    大闹寿安堂。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被三姐扔进池塘里,又跑去追王家的马车,被人丢在泥潭里,啧啧啧,可真是可怜啊!

    据说还摔了他老娘送过去的药,这脾气也是大得很。

    卫蓁挑了挑眉头,并未否认,开口道,

    “你就是我那个不务正业不思进取的六弟?”

    “不读书就是不思进取了?”

    魏炀反驳道。

    “魏炀!”

    三夫人喊了魏炀一声,声音里满满的警告。

    魏炀气鼓鼓的闭嘴,海棠收拾好了屋子,魏三夫人让卫蓁进屋。

    卫蓁进了屋,先行行礼道谢,只是对于魏三夫人的称呼,微微犹豫了一下。

    魏炀啃着苹果插嘴道,

    “你要是叫不惯娘,就叫我娘苏姨吧,我四哥以前也这么称呼我娘。”…,

    魏三夫人瞪了魏炀一眼,但也没反驳,缓缓道,

    “我非你生母,而你自小也不在魏家长大,不习惯情有可原,以后就叫我苏姨吧,剩下的,来日方长。”

    卫蓁颔首,叫了声苏姨。

    魏三夫人应着,以前那些不愉快也算是过去了。

    三夫人是个实心眼,老夫人也提点过了,再加上卫蓁也已经道歉,便也没有再跟一个孩子计较。

    毕竟,她是个大人,而卫蓁于她而言,不过是个孩子。

    更何况,之前那么大的身世变故发生在她的身上,是个人都会觉得受不了。

    现在认了错,也改过了,她也没必要揪着不放。

    卫蓁又是陪着三夫人说了会儿话,三夫人问道,

    “老夫人可跟你说了入族谱的事情?”

    “嗯,说了。”

    卫蓁点头,顺便把自己要改名字的事情告诉了三夫人。

    “魏蓁,的确是个不错的名字。”

    三夫人听罢点头道。

    而后似是想起什么。。又说,

    “这虽不是什么大事件,但入族谱前,老夫人可能会带着你去青禅寺清修几日,你记得做好准备。”

    三夫人叮嘱了几句,卫蓁都一一应下,两人又是说了几句话,卫蓁便是告辞回了墨竹院。

    像是魏三夫人说的,来日方长,卫蓁并不急着热络,一切顺其自然。

    倒是魏炀,对她这个便宜姐姐感兴趣的紧。

    这小家伙一直想要自家娘亲给他添个妹妹,只是没想到好几年了,妹妹没有,倒是凭空蹦了个长姐出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多探究探究,便是被魏三夫人揪着出去给夫子道歉去了。

    刚刚回到墨竹院,老夫人身旁的锦画便是来了,告知卫蓁说老夫人明日要带着她去青禅寺住几天,要她提早做一下准备。

    卫蓁应声。 。将锦画送走,却发现春禾鬼鬼祟祟的在屋子里冒出头来。

    “春禾?你这是怎么了?”

    秋露看着鬼鬼祟祟的春禾,不禁微微蹙了蹙眉头。

    春禾走了出来,很是为难的看了看卫蓁,

    “小姐,我…有人想见你,我……”

    卫蓁平静的看向秋露,道,

    “秋露,去把门关了。”

    秋露迟疑的看向卫蓁,随后点了点头,去关门。

    卫蓁向着屋内走去,春禾感觉追了上来,硬着头皮道,

    “小姐…我…我把人带回来了。”

    卫蓁点头,

    “嗯,我知道。”

    春禾瞪大眼睛,

    “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可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

    卫蓁对着她笑了笑,

    “我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你要是想要他活着,不如先去拿点金疮药来给他包扎一下伤口。”

    春禾听罢点头。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急忙跑去了库房。

    卫蓁走进屋内,发现李自安就倚靠在帘子后面,他腰腹被人捅了一刀,一身书生袍已经被染红,面色苍白,很是狼狈。

    “还未谢过王小姐今日在大街上的救命之恩。”

    李自安抬起一张苍白的脸来,对着卫蓁露出一个笑。

    旁人没有注意到,可他看见了,是她走过马车的时候对马动了手脚,把什么东西扔进了那马的鼻子里,马匹才会失控,而他,也得以趁乱逃脱。

    否则,到了锦衣卫的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

    卫蓁看向他,

    “我叫魏蓁,魏家四小姐,记住,还有这一次的救命之恩。”

    李自安笑了笑,

    “魏小姐,这次李某究竟能不能活还不一定呢。”

    “既然来了我这里,自然能活,不过我好奇的是,春禾是怎么把你带进来的?”

    卫蓁看向他,眸中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