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九章 求神拜佛
    当卫蓁回到戏楼厢房,戏已经散场。

    魏莹看的意犹未尽,那着帕子擦眼泪,这个小姑娘,真的很容易入戏。

    魏萱刚刚睡醒,正揉着眼睛,一脸迷糊。

    “你回来啦?咱们走吧。”

    看的卫蓁回来,她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道。

    卫蓁点头,三姐妹方才下楼上车。

    回到家,卫蓁把野蜂蜜交到了魏萱手上,魏萱也不矫情,将东西收下。

    三人告别,卫蓁便是回了墨竹院。

    春禾看着和平相处的三人可谓是吃了一大惊,真是奇了怪了,五小姐也就算了,她家小姐和三小姐一起出去,竟然没打起来?

    难道她家小姐,真的是转性了?

    小丫头一双咕噜咕噜的大眼睛围着卫蓁绕。。满是好奇。

    “在看什么呢?”

    卫蓁问道。

    “没…没什么。”

    春禾急忙摇头。

    卫蓁笑了笑,从兜里拿出那两袋粽子糖,

    “我倒是有件事情。”

    春禾看着那两袋粽子糖眼睛都直了,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两只圆滚滚的眼睛扫了扫四下,不确定道,

    “给…给我的?”

    卫蓁将那两袋粽子糖扔了过去,

    “不错,不过,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春禾有糖万事足,拍着胸脯道,

    “小姐您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先给我说一说这晋阳的风貌吧。 。今日听戏,我碰到了孙家小姐,她似乎跟三姐不太对付。”

    春禾听着不禁一笑,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大老爷是州府副使,而孙家小姐的父亲孙大人是晋阳司马,两人在官场上本就是对立的,故而俩人从小就看不对眼,再加上脾气也不对付,年前三小姐跟谢家的二公子定了亲,谢老夫人亲自上门提亲,而孙小姐倾心谢大公子多年,却未曾有个结果,自然更看不惯三小姐,两人恩怨经年累积,不管到了那儿,总要分个高下出来。”

    “谢家大公子,谢潇?”

    卫蓁听着微微顿了顿。

    春禾点头。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

    “是啊,谢大公子年少英才,一直都是晋阳出名的才子,五年前高中探花,又是在朝为官,长的又好,端庄雅正,不知道多少世家小姐喜欢,听说七年前好像是与燕京的一家小姐定了亲,只是后来出了事,又逢谢家老太爷病逝,谢大公子守丧三年,之后便是未曾定亲,谢老夫人一直着急,这一次就是装病把他给骗回来的,想要给他安排亲事。”

    卫蓁听着点头,没由来的问了一句,

    “谢大公子,长的很好看吗?”

    “嗯,这晋阳最好看的男子就是谢家大公子啦!”

    小丫头一脸的花痴笑,似是想到什么,又是补了一句,

    “哦对,晋阳郡王,也是好看的很。”

    “晋阳郡王?”

    卫蓁眸色微不可察的一变,

    “你见过?”…,

    “嗯,以前跟着老夫人去青禅寺的时候远远的见过几面,晋阳郡王为人低调,也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恶习,倒是喜欢去青禅寺与明道大师论佛,老夫人也爱去拜佛,有几次正好碰上。”

    春禾说道。

    喜欢论佛?

    当初不信鬼神的桀骜少年,如今也开始谈经论道了吗?

    卫蓁心中嗤笑一声,她都能又活过来,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小姐?”

    春禾看着走神的卫蓁不禁唤了一声。

    卫蓁从过去的回忆中挣脱出来,

    “还有一个叫李自安的书生,你认识吗?”

    提到李自安,春禾瞪大双眼,眸中满是惊诧,

    “小姐,你怎么认识李自安的?”

    卫蓁看着春禾的表情微微挑眉,

    “你跟他很熟?”

    春禾连忙否认,

    “不熟不熟不熟。”

    接连否认。。可耳根却是已然红透。

    卫蓁饶有趣味的看着她,春禾别扭的开口,

    “李自安自小住在杏林胡同,跟我家是邻居,虽然是个书生,但是滑头的很,为了赚钱什么勾当都干,而且嘴甜会哄人,一点也没正形,常年在市井中混迹,坑蒙乖巧,最喜欢往漂亮小姑娘身前凑,小姐,他不会招惹你了吧,别看那家伙长了一张忠厚老实的脸,可嘴里向来没有一句真话,您可别被他给骗了!”

    “我没碰见他。”

    卫蓁看着春禾红彤彤的后耳根轻轻一笑,

    “只是今天在大街上看见他被许知州的小公子教训,所以随便问问而已。”

    “什么?”

    春禾一惊,

    “被许昀那个小霸王教训,怎么回事?他伤得重不重?”

    卫蓁摇头,

    “不太清楚。 。挨了几棍子,吐了几口血,逃命去了。”

    春禾听罢面色陡然一变,这时,秋露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姐,夫人叫了云裳阁的人来,说是要给小姐做几件春衣,叫您过去量一量尺码。”

    原身初到此处并没有多少行李,而前几日又是一直在闹腾,并没有多少衣服。

    昨日卫蓁去寿安堂请安,老夫人应该是提醒过了。

    魏三夫人并没有亲自来,只是叫了两个嬷嬷陪着。

    卫蓁颔首去了大厅,量了尺码,又是选了几个颜色的料子,虽说魏三老爷是个埋头死读书的秀才,如今不过是个书院的夫子,可魏三夫人嫁妆丰厚,出手并不小奇,都是好料子。

    卫蓁挑了几样素净些的款式,云裳阁的人便是拿着回去赶制。

    中午用过午饭,春禾那丫头便是告假说家里有事。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要回家一趟。

    卫蓁准了她的假,带着秋露去了琳琅轩。

    琳琅轩是魏三夫人和魏三老爷的住处,上午三夫人请了云裳阁的人来,她总要来道个谢。

    琳琅轩是个主院,院落很大,院中栽着两颗合欢树,铺着白色的石子,主厅前面挖了个湖,里面栽着荷花,一条木制的廊道自湖中弯曲而止,若是盛夏,必然很有意境。

    只是没想到,卫蓁刚刚进了琳琅轩的大门,便是听见一阵哄闹和打骂声。

    “啊啊啊,娘,娘,娘息怒啊!老是生气会变老的!”

    少年人的求饶声响起,随后是鸡毛掸子砸到花瓶破碎的声音。

    “变老?!老娘怕我还没变老就先让你给气死!”

    三夫人的怒吼声传来,

    “海棠,琥珀,给我按住他!”

    “不好好读书也就算了,现在还敢去逛勾栏院,胆子肥了啊!你这是要把天给我戳一个窟窿下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