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三章 请罪
    三夫人撇过脸去,并没有看卫蓁,看上去,还在气着。

    老夫人抬了抬眼,看向卫蓁,

    “还有一点,你没说。”

    “请祖母指教。”

    卫蓁抬头道。

    “你不该看不清人心。”

    魏老夫人叹了口气,

    “从前王大人待你如何我不知,可此次,他毫不留情的把你丢下,就已然说明了事实,你不该看不清人心,还追过去,自取其辱。”

    是不该看不清人心,可这句话,不该由她自己说出来。

    卫蓁抬眸看向魏老夫人,眸色纯澈,里面透着一股倔劲儿,

    “有些事情,唯有尝试过了才能知道结果,这件事,孙女知错,但不后悔。”

    因着这句话。。魏老夫人又是多看了卫蓁一眼。

    堂下跪着的孩子,十四五岁的年纪,一张鹅蛋脸,黛眉杏目,长得像极了曾经的柳氏,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前些日子她脸上的刻薄和尖酸之色,让这颜色,也少了几分。

    如今这样安静的呆着,这样一袭浅青色的衣裙,又让她隐隐的看见了柳氏的影子。

    不管怎样,总归是她家的孩子。

    “起来吧。”

    魏老夫人叹了口气,向着卫蓁招了招手,

    “我眼睛不太好使,走进来好好让我看看。”

    当年柳氏去城外散心,结果却出了意外,难产而亡,孩子又是阴差阳错的被同一天生产的王夫人给抱错。 。说到底,血脉相连,祖孙二人,还是头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见面。

    四公子是他们家养大的,她很喜爱,而这个孩子,更是他们家的血脉,她一开始,也是很喜欢的。

    卫蓁走上前去,魏老夫人摸着她的手只觉触手的冰凉,

    “手怎么这么凉?这春寒料峭的,你穿的也太薄了些。”

    “只是自小体寒而已。”

    卫蓁回道。

    魏老夫人顿了顿,道,

    “锦画,把我那件兔绒披风拿过来。”

    锦画拿来了披风,老夫人给卫蓁披上,祖孙两人又是说了一会儿话,歉已经倒了,龃龉也算是解除,但魏老夫人对于卫蓁。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似乎更多一点的是公事公办,并无与魏萱的热络。

    卫蓁并不强求,只是善解人意的应着。

    这样,已经够了。

    人心,感情,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养出来的。

    用过午饭,卫蓁与魏萱还有五小姐魏莹一起从寿安堂出来。

    魏萱与卫蓁在前面说这话,五小姐魏莹暗自打量着卫蓁,心头疑惑重重,难道真的是如她自己所说的,撞过南墙,然后就醒悟了?

    可她怎么觉得,不光是醒悟,她整个人也是变了好多。

    “你又想要搞什么花招?”

    魏萱看着卫蓁,眸中带着几分警惕之色。

    卫蓁面上带着淡淡的笑,

    “我现如今是魏家的四小姐,还能搞什么花招?三姐。”

    这句三姐,她咬字极重,似是在提醒这魏萱什么。…,

    魏萱也不是蠢人,只是对于她从前做出的事情还记着,难免有着几分别扭,于是挺直腰板警告道,

    “最好是这样,否则,下一次,就不是扔到水池子里这么简单了。”

    魏家七个孩子,前两个都是男子,常年在外求学,魏萱就是家里长女,幼妹幼弟向来为她是从,长姐的气势也一直都在,很有主见。

    可卫蓁也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只是笑了笑,看向魏萱轻飘飘道,

    “上次把我扔到水池子里,已经让我去了半条命,若是如此还简单,三姐,莫不是想要杀人不成?”

    魏萱被她一堵,微微一顿,上次是她气急,但也没想要害她性命,那水池子只有半人高,常人扑腾几下就能站起来了,可谁知道她惧水,一来二去的淹在里面,险些没了半条命。

    卫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目光里很是云淡风轻,看的魏萱颇为不自在,她咬牙冷哼一声,

    “就算是我不杀人。。你要是在造作下去,迟早把自己作死!”

    从池子里捡回了半条命,好好的养着也就罢了,还非要跑出去追王家的马车,结果被从前的庶妹羞辱一顿,扔下了马车,若不是三叔三婶及时赶到,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卫蓁看向不远处,那个曾经给王小姐折腾的没了半条命的池子,淡淡开口,

    “不会了。”

    “最好是这样。”

    魏萱看向卫蓁。

    寿安堂里,魏老夫人留下了三夫人,

    “你看着这孩子是真的改过了吗?”

    三夫人不确定的摇了摇头,

    “看不出来,看上去,是变了好些。”

    老夫人微微敛了敛眸子,

    “不管是真的变还是假的变,总归是来日方长,若是装的,也装不长久,慢慢看吧。”

    “嗯。”

    三夫人点头,

    “儿媳知道。”

    魏老夫人叹了口气,

    “当年王夫人生产之后没多久也是离世。 。这孩子也是命苦,抱过去之后没丞儿那么好的运气,被侧室带大,性子难免养的偏激了些。如今兜兜转转又回到咱们家,且先不论别的,总归是长亭的血脉,也是柳氏当年拼着命生下来的,只要她不在惹是生非,咱们没道理苛待她。”

    三夫人点了点头,

    “儿媳知道。”

    知道归知道,这心里,总会有疙瘩。

    老夫人叹了口气,

    “且先等等看吧。”

    一两次的转变,也说明不了什么。

    可再坏,还能坏到那里去呢?

    总归是自家血脉,魏家虽比不得燕京重臣,可这碗饭,还是管的起的。

    三夫人也应着声,若是真的改过,她也不至于真的跟一个孩子怄气。

    路旁的迎春花开着,石子路走到了尽头,卫蓁对着魏萱施了一礼,带着春禾和秋露向着墨竹院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

    魏萱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有事吗?”

    卫蓁顿下步子。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面露疑惑。

    魏萱扬了扬眉头,

    “从燕京来了一个戏班子,明天我请你看戏,去吗?”

    卫蓁挑了挑眉头,对于她突如其来的邀请似乎有些不解。

    魏萱看向她,抱胸睥睨道,

    “我们魏家家风清正,你若是真的改过,那我也认了你这个家人,算是为之前把你丢水里的事情道歉,若是你再作妖,再行算账也不迟,怎么,你敢去吗?”

    卫蓁笑了笑,

    “那就多谢三姐邀请了。”

    家风清正,如今这一路看来,这魏家的确是家风清正,家宅清明。

    卫蓁离开,魏莹看向魏萱,

    “三姐,你真的要请她看戏?”

    魏萱百无聊赖的弄着自己的指尖,

    “嗯,燕京来的戏班子,据说牡丹亭唱的不错,你不是也喜欢听戏吗?明天记得早,别又赖床让我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