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朝堂制霸攻略 > 正文 第一章 序章
    阳春三月,头顶的黄莺蹲在嫩的掐出水来的绿柳上婉转的唱着。

    石桌旁,少女约莫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身芙蓉色的锦绣云纹裙,半挽着随云髻,乌黑的发丝间斜插着一根海棠流苏簪子,很是温雅。

    “小七,听说你亲事定下来了?”

    树上斜躺着的少年郎一边踢着腿一边啃着苹果,吊儿郎当的开口道。

    少年人也是十五六岁上下的年纪,身上穿着的是竹青色的织云锦,一眼看过去,眉宇俊秀,与少女颇为神似。

    卫蓁合上手中的书册,抬头看了眼树上没个正形的少年郎,道,

    “是啊,定下来了,六哥你准备好了我定亲的礼物了?”

    卫灏听着装聋。。又是啃了一口清脆的苹果,

    “张口闭口就是礼物,你就不能矜持一点?”

    卫蓁指尖触着书页不语,只是撑着下巴看着他。

    卫灏撇了撇嘴,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丢过去,

    “你要的孤本。”

    整个盛京城都说卫七小姐知书识礼,可卫灏却是觉得,那是他们没见识过自己这个妹妹的刁钻。

    流言误人啊......

    卫蓁将书接到手里,扫了一眼书封,眸中透出几分惊喜,

    “《金匮略要》?”

    “唔,是它的影拓本,你哥我可是废了不少的功夫才帮你到的。”

    少年郎从树上坐了起来,随意的抖落身上的树叶。

    为了给她弄这《金匮略要》的影拓本。 。他的绝世孤本都被梁家那小子抢走了。

    卫蓁拿着书便是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卫灏随意的踢着长腿,百无聊赖的逗弄树上安家的黄鹂鸟,

    “阿蓁。”

    卫灏又是开口叫了她一声。

    “嗯?”

    卫蓁翻着书应了一声。

    院外吹来了一阵春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顿了好一会儿,卫灏才别扭的开口,

    “....我听说东宫有意向聘你做皇长孙的正妃,你为什么忽然选了晋阳那么远的地方,齐珩......不好吗?”

    卫灏与卫蓁一母同胞,还是双生子,往日里两兄妹虽没什么相同的爱好。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但卫灏还是了解卫蓁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可免不了,还是问一问。

    卫国公府世代承袭,到了他们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未见衰落,反而是荣光更甚。

    祖父是一等护国公,父亲如今扶保太子,姑姑又是东宫正位。

    太子宽仁,皇长孙如今也是到了年纪,还比那谢潇小一岁,与卫蓁差不多大。

    之前还跟父亲说过这件事情,可刚没几天,就见母亲跟晋阳谢家换了生辰贴。

    谢家虽好,可终归离家太远,阿蓁与那谢潇更是从未谋面,哪比得上齐珩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

    可他去问了母亲,母亲却说,这是阿蓁的意思。

    卫蓁葱削般的指腹揭过一页,春风吹过,声音温婉,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的冷静和睿智,…,

    “齐珩再怎么知根知底也是皇长孙,卫国公府已然荣盛至极,不需要我再去攀一攀那天家富贵,谢家也是清平世家,与卫家正好门当户对。”

    最是无情帝王家,少时心动,岂能绵延一生?

    他将来是要走上那么一条路的人,她可不想困顿在后宫之中,更对母仪天下没什么兴趣。

    姑姑说得对,与其最后殊途,倒不如现在就断的彻底一些。

    卫灏听着顿时明白过来,可还是忍不住叹道,

    “可惜了。”

    若是没有这个身份该多好啊……

    卫蓁继续翻着医书,触着薄薄的纸页微微摩挲,眸色微敛,如果她是家中长女,为了家族利益或许会嫁给齐珩,可如今卫国公府已是鼎盛至极。。再往东宫塞一个女儿,难免遭人猜忌。

    卫灏张了张嘴,似是想要再帮好友问一句,可话到嘴边,却是又憋了回去。

    亲事都已经定下来了,谢家毕竟也是百年世家,就此悔婚对那边都不好。

    如阿蓁所言,谁能保证,少年时的心动能够维持一生,若是以后位登九五,三宫六院,徒留的伤心人,还不是她一人?

    为了妹妹,卫灏果断抛弃好友。

    榕树旁,听着少女的一言一语,眉目俊秀的少年一双明亮的凤眸一瞬间暗了暗,而后悄无声息转身离开。

    兄妹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丝毫没有人注意到少年的来或者去。

    卫灏打了个哈欠。 。转了转话题道,

    “如今都已经是四月天了,爹爹和大哥他们也该回来了吧。”

    卫蓁一边翻着书一边应声,

    “三叔前些日子传了家书回来,父亲随祖父去了白帝谷,邙山捷报频频,应该不多时便能班师了。”

    卫灏听着伸了个懒腰,一脸的开心,

    “终于又能见到爹爹了。”

    卫蓁听着一笑,亦是面露欢喜。

    北狄又起祸端,这次出征又是连个好年都没过,正好爹爹得胜归来,还能赶上她的及笄礼。

    只是过了一会儿,外围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卫蓁眉头微皱,卫灏警觉的立起身来。

    忽然一个身上带血的年轻人冲进了小院。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

    “卫秋?”

    卫蓁眸子一凝,卫灏也是从树上跃了下来,沉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卫秋慌慌忙忙的跑向两人,拽着两人便是往外跑,

    “出事了,少爷,小姐,快跟我走!”

    见他浑身浴血的慌乱模样,心头犯上一抹极为不好的预感,卫蓁脸色一白,

    “发生什么事了?”

    卫秋眸子隐隐泛着赤红,浑身狼狈,胸前更是中了一箭,嘴里喘着粗气,一边带着两人向后门而去,一边极速的解释着,

    “宫中传来消息,陛下病危,晋王起兵谋反,禁军围了国公府,老夫人让我带着小姐和公子先行离开。”

    父兄在外,手握兵权,晋王要造反,必然要控制住国公府。…,

    只是卫秋话音刚落,便是听见外面的惨叫声和军人疾步的声响,紧接着,几十个白底红袍的带刀羽林卫冲了进来。

    刀刃染血,兄妹两人脸色一白。

    卫秋挡在两人面前,向着两人吼道,

    “快跑——”

    晋王造反,顶多是拿国公府的女眷小儿威胁父兄,怎么可能对他们下杀手?

    此事不合常理。。可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卫灏的手颤抖着,脚下却是极速的带着卫蓁往外跑。

    他们要活着,活着,才有查清这件事情的机会!

    看着白刃上的鲜血,似是想到什么,卫蓁脸色发白,咬着下唇不让眼泪留下来,死死的攥着手中的《金匮略要》,跟着卫灏往前跑着。

    身后一道冷箭射来。 。直直的冲着卫灏的后心而去。

    卫蓁警觉,一把将卫灏推了出去。

    噗呲一声,长箭射穿胸膛,卫蓁嘴里冒出鲜鲜血,踉跄两步,倒在了地上。

    “阿蓁!”

    卫灏目色赤红,凄厉的喊出声来。

    “走——”

    卫蓁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喊出这两个字来。九阙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将满目赤红的卫灏一把推出门去。

    大齐平德四十三年,晋王逼宫,死于乱箭之中,帝王崩,太子即位,肃清朝政,封太子妃卫氏为后。

    而在这场惊心动魄的夺权谋反之下,卫国公府灭门惨案被彻底掩盖。

    十日后,前线闻讯,卫国公心神悲戚,兵败,死于乱军之中,沦为史书罪臣。

    盛极一时的卫国公府,就此落幕于皇权倾辄之下,无人提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