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天神话里当咸鱼 > 正文 70. 请先容我喝口水
    要想按照书中所写的方法,以自己的法力将融合的元神拆开,再将小公子的元神融汇进他的身体。

    不仅需要极强的法力,还需要稳妥的耐心……

    一天不出错容易,七七四十九天都不出错,却难于登天。

    这需要多大的定力?

    王玄才知道,如果此时他站出来帮助陈栋梁治愈他的小儿子,回鹤观必然后来居上,赢回了原本属于回鹤观的荣誉。

    可无论这个诱惑多么强烈,理性都在提醒他,冒险是个愚蠢的决定。

    除了这公认的方法,还有一种秘术——浴火术。

    这个方法,在修行界,只有一个名字,其他什么的,不存在。所以。。更像一个传说。

    马玄承另有想法,他见王玄才一直无话,忍耐不住,悄声与王玄才道:“找观主商量一下,请师伯他们回来护法,如何?”

    观主林玄子,是他们大师兄,陈守义是林玄子的大徒弟。他们的师傅仙去了,师伯等还剩下五人。

    如果他们三个师兄弟联合做法,让师伯五人护法,七七四十九天,也许能挺过去。

    这个想法在王玄才脑海中一闪而过,他便将这念头狠命的压下去。

    付出的是他们回鹤观的顶尖道士,栋梁支柱,为了救陈栋梁的小儿子,他们已经拿出了金曲霜,如今再冒风险,先不说能不能平安渡过,这风险……他承受不起。

    中途出了变故。 。没将小公子的元神还回去,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其他恶果,可能就是损失了他们的人,稍有不慎,走火入魔,变成疯子傻子,甚至遁入魔道……

    陈栋梁听不见马玄承说的什么,但是他看到王马二人低声说话,就焦急地询问:“回鹤观可有良药?”

    在他的思维里,救不治之症,可以用猛药。

    王玄才抿着嘴,没说话,双眼没有直视陈栋梁。

    天虚道长咳嗽两声,想化解尴尬,他俯身过去扶起陈栋梁:“陈老爷莫急,容我等琢磨琢磨。

    这件事,急不得。”

    陈栋梁像个容易上当的孩子。井蛙低语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呆呆的点头,连连应是,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待天虚道长再一抬头寻找张意远的时候,却发现那和尚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

    王玄才两位道长已经站在门口,背朝着他们,伸长脖子往院子外看。

    天虚道长搀着陈栋梁,凑到王玄才身边,也往外看。

    四方的院子中间,和尚弯下腰,正从井中打水。咕噜噜,一桶水打上来,水温清凉,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水袋,盛满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咕咚咕咚又喝了几口。

    茶水好喝,可他更喜欢井水自然甘甜。

    张意远喝完水,觉得后面有人盯着他看,他回身,正瞧见门口那八双眼睛。

    王玄才猜测,马玄承疑惑,天虚道长对他使眼色,陈栋梁没表情。…,

    “和尚,你干嘛呢?”天虚道长忍不住问。现在他们几个人,显然都没什么主意,亲等着和尚呢。

    “喝水啊。”

    “啊?

    哦。”

    被人瞧着一举一动,没那么舒服,他取出手帕擦擦嘴,又将手帕塞了回去,然后又从袖口里拿出那个楠木金丝盒子来……

    天虚道长悄咪咪摸了摸衣袖,果然,那盒子不见了……

    他心说以这和尚偷拿的本事,没走上歪路真是不易。

    “你……你干什么?”马玄承问。

    咦?这话今天说了第几次了?马玄承自己也觉得耳熟。

    “打开盒子放黑蜘蛛出来啊……”张意远认真回答。

    马玄承心说我他么知道,我就是想问你放它出来干嘛……

    他刚想质问什么,却觉得有人拽自己的袖子,向旁边看去,是师兄王玄才。

    此时王玄才正紧紧盯着院子里的法海。。眼都不眨一下。

    张意远打开盒子的时候,黑蜘蛛整只飞跳起来,从这个跳跃的动作可以看出,它弹跳力非常好。

    只是跳在半空中的时候,黑蜘蛛好像撞在什么柔软的东西上,弹啊弹啊的,被拥挤在某处狭窄地带。

    “他拿水控制它做什么?”马玄承忍不住问。

    这次他问的是天虚道长。

    天虚道长心说可能是怕黑蜘蛛渴死了,给黑蜘蛛喂点水喝?他故作高深的捋着胡须,微微笑而不语。

    水流萦绕在黑蜘蛛周身,快速的顺时针转动,转起一阵稀碎的水泡。

    张意远以手掌托着黑蜘蛛,慢慢走回来。

    门口的四人自觉一分为二,将门口给他让出来。

    他托着水球,走到小公子身边,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金色钵盂。 。将钵盂碗口朝着床上的小公子,扣在他丹田上方,默默念诵着什么……

    水球中的黑蜘蛛随着他的法咒念起,越来越急躁。

    它在水中,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眼前的场景,让四人静默。

    天虚道长和张意远打了无数交道,知道他法力强,他将张意远的行为看在眼里,大概也知道这和尚是要救人呢。

    可有谱没有啊?

    一炷香的时间……

    两炷香的时间……

    一夜渐渐过去,天边泛起鱼肚白。

    张意远手中的水球,逐渐分成了两个……

    一个是半死不活的黑蜘蛛,一个是晶莹剔透的水球,里面有一丝幽幽的亮光,不太亮,莹莹一团。

    “哎——你们看……”马玄承大声惊呼,话还没说完。井蛙低语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已经被天虚道长拿拂尘堵住了嘴。

    “小点声!”

    张意远额角上的汗珠滚落下来,他睁开眼瞧了一下,再次闭上眼睛。

    日头逐渐高升,正午时分一到,张意远刹然睁开双眼,将那裹着水的元神,透过钵盂,送进小公子的身体里。

    这动作一气呵成,只在呼吸间完成。

    王玄才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左心房和右心房,发出了两种声音。

    左心房:呦,这么短时间就把魂魄拆开了?

    右心房:只是第一步而已,以他一人之力,最多也就走到这里。

    左心房:哎呦,还有余力帮小公子蕴养一下元神呢?

    右心房:切……细枝末节的,又不是最终结果……

    左心房:哎呦呦,将人元神送回去了?动作挺利落啊。

    右心房:e…挺利落。

    左心房:哎呦呦呦……

    右心房:你丫闭嘴,聒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