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无笙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为人知的梦
    其实,洛无笙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梦。

    病榻上的洛无笙艰难的睁开双眼,她感觉身的力气被吸干了一般,眼帘之中没有了古色古香,满眼都是现代的医疗设备,叫上名儿的,叫不上名儿的,一大堆堆在她的四周。

    但洛无笙笑了,哪怕笑不出声,只能裂开干巴得嘴角笑。“原来,是一场梦啊!”

    咸涩自鼻翼而下,滋润了干唇,洛无笙感受着活的美妙。她的眼角掠过一个影子,她随着那影子而去,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笑意,熟悉的他,“夜清绝......”

    “你醒啦。”夜清绝与洛无笙对视而望。

    于洛无笙而言,久别重逢的夜清绝,她想要用拥抱来诉说思念和爱恋。

    洛无笙美好的期望,被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破,“爸爸...”

    洛无笙瞬间像打了鸡血一般,从病床上弹跳了起来,那些针管因为她的大幅度动作,而让她感受到了疼,但现在不是说疼的时候。

    洛无笙一脸敌对的看着正一脸痴迷的看着夜清绝的小女娃,“夜!清!绝!”洛无笙的每个字都咬得特别的重。

    夜清绝自然是慌了,“哎,在!在!在!”他一脸讨好的看着洛无笙,自然知道洛无笙为何突然发怒。

    “过来!”

    夜清绝只能快步移到床前,“来了。”一脸谦卑的正在等着训话。

    “告诉我,她是谁?”洛无笙用手指了指夜清绝身旁的小女娃,但她的双眼却紧紧的盯着夜清绝的脸,生怕一个错过,得到什么能气死她的结果。

    夜清绝这会儿当然有想扔了那女娃的心,但现在只能跟洛无笙陪笑,“干女儿,捡来的干女儿。”

    洛无笙听到夜清绝的回答后,重重的躺回了床上。

    夜清绝赶快检查她身上的针管,都检查完毕之后才放下心来,慢慢的为洛无笙盖上了被子。

    洛无笙从被窝里伸出了一只手,“牵着。”

    夜清绝低头笑了笑,为什么以前没发现她这般的小气。他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牵住了洛无笙的手,这样的幸福,真好。

    洛无笙牵手才不是为了夜清绝内心中的幸福,她故意将她与夜清绝十指相扣的手举起来,尽量举高,就是为了让刚才那个小丫头片子看到:夜清绝是我的!

    “幼稚。”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后一声轻哼随着小女娃的身影离去:爸爸是我的,我会夺回来的。

    “哎~~~”洛无笙刚想起身教训那小丫头片子,结果她溜了,关键是还有一旁一脸关爱她的夜清绝,正用双手按住了她,为了不让她再乱动。

    “夜清绝,疼。”洛无笙见没得办法,只能装委屈,脸皱成一团。

    夜清绝很想笑,但是他不能笑,只能憋着笑,轻声哄着洛无笙,“乖,好好的养伤。”

    洛无笙看到夜清绝的反应后,不免满头黑线,随即送给他一记洛式白眼,本还想说什么,最后只能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一句:好女不跟男斗。

    洛无笙挣脱开了夜清绝的手,忍着疼翻了身侧卧,背对着夜清绝。

    “无笙...”夜清绝试着叫了声洛无笙。

    洛无笙假装没有听到,连哼都没哼一声。

    “好的,那么我们接下来做个游戏啊,你不回答就当你同意了啊。”

    “那我们开始了,你不回答就当你同意了啊。”

    “其实这个游戏很简单,就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你要不要嫁给我?你不回答就当同意了啊。”

    洛无笙差点儿没有一口吐沫星子把自己噎死,这货在搞什么。

    还没等洛无笙反应过来,夜清绝的声音再次响起,“结婚后,要不要给我生两个孩子,你不回答就当同意了。”

    洛无笙僵硬的转过来身,“你...”

    洛无笙的话还没说出来,夜清绝直接打断了她,“我觉得两个不够,得十一个,直接组球队,你不回答就当同意了啊。”

    洛无笙想要爬起来,抓着夜清绝的良心问一问,把她当造娃机器,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嗯,凑效。”夜清绝胜利的笑容在脸上盛开。

    洛无笙无奈的躺回床上,看来以后不仅要和刚才那个小丫头片子斗,还要与眼前的这位继续斗下去。

    在冬季,夜清绝和洛无笙结婚了,夜清绝的干女儿还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生活的磕磕绊绊,吵吵闹闹没有绕开他们,但他们没有分开过。

    斗嘴,是家常便饭,也是家庭乐趣。

    “双儿,帮我倒杯水来。”

    “娘亲大人,请召唤你肚子里的弟弟去倒好吗?”

    “你信不信我找你爹。”

    “爹。”夜清绝的干女儿夜双儿哇的一声哭着去找夜清绝。

    夜清绝只能一脸为难的看着夜双儿,小声的对她说,“现在娘亲最大。”

    夜双儿像变脸谱一样,刚还楚楚可怜的哭着,这会儿一记洛式白眼送给里夜清绝,“怂爹。”

    夜清绝也不生气,径直的走到洛无笙身边,暧昧的对着洛无笙说道,“谁叫你的娘亲是我老婆呢。”

    “娘亲...”夜双儿又一脸可怜的站在洛无笙的身旁哭了起来。

    以前与夜双儿这女娃很敌对的洛无笙,可能因为怀孕的缘故,对于她的哭诉很受用,她立刻抛弃了夜清绝,对着夜双儿张开了怀抱,“乖双儿,到娘亲的怀里,爹爹是坏人。”

    虽然夜双儿很想吐槽洛无笙,但想想爹爹刚刚的行径,最后她还是躲进了洛无笙的怀抱,对着夜清绝做了个鬼脸。

    夜清绝只能一脸受伤的离开,一边走,还一边装可怜,想要洛无笙和夜双儿二人挽留他,安慰他,谁知两人完不买他的账:果然天下女人是一家。

    大约在冬季,洛无笙被送进了产房,夜双儿和夜清绝一直在门口守着。

    “爸,会是个弟弟吧。”

    “我想要个女儿。”

    夜双儿很无语,她只希望是个弟弟,不然三个女人一台戏,家里天天得打搭戏台子。“我还是希望是个弟弟。”

    时间在一点一滴中流逝,一声响亮的哭声打破了夜清绝和夜双儿的等待。

    只见产房出来的护士说,“恭贺喜得千金。”

    夜清绝满脸欢愉,夜双儿则跟个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呢喃着,“好戏要开始了。”

    洛无笙心满意足的看着这样的梦境,人生如梦,在美好的追寻中走向消亡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