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土地神的世俗生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归家
    对于土地神域的最终演化,刘道德也充满了期待。

    最后会不会变成类似道家洞天福地那样的空间小世界,有山有水,灵草异兽遍地。当然,更可能是阴司大城。

    这样的演化不是一蹴而就,可能需要数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半日时间匆匆过去,夜幕完降下来,整个山峦一片漆黑。茂密的树影随着夜风摇摆,仿佛一只只狰狞可怕的怪物。

    山间溪流中,青蛙放肆的呱呱乱叫。依附在树干上的知了也被惊醒,跟着响个不停。草丛中,荧光闪烁,却是一群群萤火虫在找食物。

    这样的美景放在灵气复苏前,绝对让人向往。

    可惜也许不久将来,山林就会变成普通人的禁地。

    刘道德略微感慨,带着黄鼠狼返回泗水源。他在千米之外树林中隐去身形,随即凝神远眺,就见岸边架起一排强光灯,将整个水面照射如同白昼。

    几队黑衣人四面把守,腰间鼓胀,显然随身带有枪械。

    经过几个小时折腾,水面鱼类和水蛇闹出的动静已经小了许多。只有深潭上方飘荡的血煞水汽,证明那场厮杀的惨烈。

    至于天空,零星几只蝙蝠盘旋,彻底不成气候。

    黑衣护卫防守太严密,刘道德想要悄无声息潜入水底,根本不可能。

    他没打算强行突破,也不想和对方起冲突。

    对于这群黑衣护卫,刘道德暂时没想好怎么应对。

    只能,敬而远之!

    想了想,刘道德让黄鼠狼在身旁守护,随即盘膝坐下,捏了个手决。

    恍惚恍兮,神魂飘然而出,立在躯体上方三丈的高空。

    天地间,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涌来。

    这情形,他早有预料,所以并没有惊慌。

    神道修行,重香火念力,重敕符神域。

    他现在远离土地领域,境界受到极大限制,实力不及往日三成。

    适应片刻,刘道德操纵神魂飘然离开。

    一阵风吹过,来到泗水源边。

    此刻,三名背剑道人正陪黑衣首领邢队长喝茶,闲聊。

    刚刚他们又一次组织人手下潜到水底探查。看时间,那些蛙人快该上岸了,希望这次能有所发现。

    正谈论着,一名道人突然皱起眉头,猛然起身看向亭外某处。

    “陈道长,怎么了?”黑衣队长急声问。

    同时,他手腕翻动,一只黝黑的手枪落入掌心。

    “师兄!?”另外两名道人也起身,顺着同伴视线望去。

    那里灯光照射如同白昼,仅有几只蝙蝠来回飞舞。

    陈道长没有回答,宝剑呛的拔出。他左手捏剑诀,体内灵气催动……身形一闪,一道青光顷刻间泼洒而出,直直斩向虚空。

    噗嗤……一声沉闷响动,青芒飞出两三米远,斩落在水泥地面上,留下二尺多深,一米多长的痕迹。

    这道人,好敏锐的感知。

    刘道德也有些意外,以他如今境界,早可以藏匿气机。没曾想刚靠近三丈以内,就被对方感应到踪迹。

    幸亏现在是神魂状态,须臾之间,飞出十几丈远,才没被对方伤到。

    “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给我滚出来!”道士面色凝重,冲着虚空大声嚷道。

    这会儿功夫,那种窥探的感觉彻底消失,仿佛不存在一样。

    亭外动静早将附近黑衣护卫惊动,纷纷围上来。

    可是整个广场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看到。

    “陈道长,你看错了?”邢队长惊疑出声。

    “是呀,师兄,你是不是连日奔波,没休息好,花眼了”又一名道人接口。

    陈道长放出神识仔细探查,随即摇了摇头,自嘲笑道:“可能真是我太敏感,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走,咱们继续喝茶!”

    说完,潇洒收剑,返回凉亭。

    几个同伴都没有注意,他掌心悄然多了一枚符箓。

    刘道德没有再靠近,而是选择一处偏僻岸边,飘然入水。

    一股说不出的凝滞感随之而来,仿佛粘稠的淤泥紧紧包裹着神魂。各种噪杂的气息,不断冲击着。

    感觉尚可以忍受,刘道德继续下潜。

    水面鱼类翻腾……等深入四五米下,他才发现水中一片死寂,看不到任何鱼类或者其他水生生物游动。只有几名头戴潜水灯的蛙人,缓慢上浮。

    泗水源地底勾连暗河,远比想象的要深。四周漆黑如墨,水温接近零度,异常冰冷。

    饶是刘道德以神魂状态,也感觉寒意阵阵。

    仔细探查,最多能够“看出”两丈远的距离。

    水底地形非常复杂,到处是高低不平的大石,还有被暗流冲出无数大小不一的洞穴,朝外冒着泉水。

    正是因为地下暗河供给,泗水才有充足的水源。

    令刘道德赶到意外的是,地底零散着许多白骨。有鱼类、还有一些哺乳动物,部被啃噬干净。

    刘道德探查了四五分钟,将整个潭底搜寻大半。心中有些失望,和猜想的一样,这里并没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只是地脉之气勃发。

    各种气流远比水面更加暴虐活跃,就好像一处看不见的火山口,随时都会爆发。

    不过几分钟时间,他就感觉神魂飘摇,似乎下一刻就要消散。

    刘道德不敢迟疑,扭身,刚要上浮,随即停下。

    就见六米之外一块大石头后边有名潜水员,脸上表情异常惊慌,躯体摆动,双手不断推着一块大石。

    原来对方一不小心,半截身体卡在石缝中了。

    潭底煞气浓郁,常人无法待太长时间。此刻那潜水蛙人的双目开始泛红,头顶白气摇摇欲坠。

    刘道德不敢耽搁下去,急忙来到近处,神魂动处。

    周围水流急速汹涌,通……一团巨大的水浪冲了过去!

    一次,两次……大石头硬生生被水流撞开。

    那名蛙人满脸惊惧,急速上浮,很快返回水面。

    来到岸边,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岸上几名黑衣人正焦急等待,陡然看到水面露出一个人头,大叫起来:“是谢军,他没事,太好了!”

    “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咱们之前不是说过吗?水下环境复杂,半个小时后立即上浮,你足足超了十分钟。”邢队长关切的问。

    “队长,我差点死在下边”谢军心有余悸的回答。

    “你发现了什么情况?是不是水下有凶兽作怪!?”陈道长急切出声。

    “凶兽倒没见到,不过遇到了件怪事……我不小心卡在石缝中……突然几团水流,帮我脱险……”谢军将事情原原本本讲述出来。

    几个蛙人听完,满脸不可思议。

    “你确定有看不见的东西,催动水流,救了你?”

    “没错,那块石头有二三百重,我根本推不开。”

    ……

    “看来我之前的感觉没错,这里应该存在某种阴物!”陈道长吐了口气。

    “阴物,那是什么东西?”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鬼”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一名黑衣人讷讷开口。

    “以前或许没有,但是灵气复苏,什么都会发生。”

    出奇的,剩余几名黑衣人没有反驳。

    “不知哪位高人魂魄在附近,还请现身……”陈道长突然冲着四周,高声呼喊。

    他连喊几次,四周仍然一片寂静,唯有蝙蝠飞过。

    神魂入体,刘道德重新睁开眼睛。凝神自查,发现头顶香火念力只余不到一成。估计最少再需要十几日时间,才能彻底恢复。

    对于道人召唤,刘道德并未在意,径直领着黄鼠狼离开。

    再出现时,已经到了申山之外。

    这次探查,希望失望俱有。

    他在网吧总共查了七八处异常事件,不过刘道德不打算再探寻下去。

    对他而言,最大收获就是从黑衣人口中证实:天地气息在剧烈变化,灵气复苏了!

    其余地方查或者不查,没什么区别。

    刘道德没想从这些地方得到异宝或者什么灵物,自己修行神道,有土地敕符,足矣!

    转眼出来月余,也该回去了。

    林小桐接到电话,很是高兴:“真的,你要回来,太好了……”

    一句“太好了”,刘道德心中说不出的甜蜜。他是感悟天地的土地神,更是俗人!

    或许修道之人会斩断七情六欲,刘道德却没有这样的打算。很多时候,他宁愿做一个懒懒散散的俗人。

    牵牛放牧,领狗捉野鸡。

    这样,挺好!

    家中有人牵挂,一句“太好了”,真好!

    ……

    刘道德刚从客车上跳下,大二将军就飞扑过来。

    他急忙搂住,拍了拍它们的脑袋。这么多天没见,也有些想两个家伙了。

    抬头,见林小桐笑盈盈站在一处树荫下。

    “电话里不是给你说了吗,别来接,我自己走回去。这天,你不嫌热呀!”刘道德走到近处,没口子抱怨。

    “没事,我随身带着小风扇呢?”林小桐不以为意回答。

    “小风扇?”

    “这个呀,你送我的。”林小桐扬了扬光洁的手臂,上边带着一串暗红圆润的桃核手串,正是男朋友所送。

    这些日子,她愈发感觉手串的神奇。

    刘道德家处在土地领域当中,再加上院中桃树郁郁葱葱,即使炎热夏季,院中温度也要比外界低上不少。

    所以林小桐最初并没有感觉到手串具有降暑的功能。等她去镇上送快递,看到周围人一个个汗流浃背,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并不热燥。

    而去掉手串,立刻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她这才明白,刘道德送给自己的真是件不可多得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