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她的故乡在远方 > 正文 第六十章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暑假差不多过了一个月,八月初,欧阳老师就突然在班群发布消息——

    同学们,非常感谢,你们一年来对我的喜爱和尊敬!

    和你们共同度过的每一天,每一节课,都给我留下了极其美好、极其愉快的回忆。

    但是,我不得不非常惋惜地和你们说一声再见了!——亲爱的同学们,以后我再也不能继续和你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了。

    下个月,我就要结婚啦!

    我的老公是我大学的同学,他毕业以后回到西安老家工作。

    因此,在西安举行婚礼以后,我也将从此留在西安,重新寻找工作。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向你们讲述过我的故事。

    我知道,很多同学都想了解我过去是如何学习、如何生活的。

    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直到今天,我从来都没有过任何可歌可泣、轰轰烈烈的光辉事迹——我是微不足道的——我的平凡和渺小,甚至比不上长江边、黄河边的一颗沙子。

    荏苒的光阴和曾经相识的人们,很快就会把我遗忘和遗弃。

    如果大家不怕浪费自己非常宝贵的时间,就请你们到这里看看我的故事吧,但是我想,我的卑微和我的平淡无奇,一定会让你们大失所望的!请点击链接:

    访问密码:oyls。

    同学们,再见了!

    祝大家健健康康、开开心心,两年后都考上自己喜爱的高中。

    那时候——亲爱的同学们,请你们千万千万不要忘记了,一定要把好消息告诉我,让我也高兴高兴哦!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

    一看到这条消息,徐嘉薇眼睛里顷刻就涌出两行热泪!

    她迫不及待地点击链接,输入访问密码,很快就看到一篇题目叫做《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博客文章。欧阳老师在文章里说道:

    我是一个孤儿,出生在西南边陲一个偏僻的小县城。

    大概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年轻的妈妈就因病去世了。

    父亲悲伤过度,后来又在他人的引诱下,慢慢地染上了酗酒、赌博的习惯。

    两年后受骗上当,欠下了巨额赌债,无力偿还。

    父亲担心连累我,悄悄留下一封遗书,把我托付给老实巴交的伯父;当天夜里,就在城外的一片小树林中,服药自杀了。

    失去双亲以后,年仅七岁、上小学一年级的我,成了一个孤儿。我被带到了伯父家里生活。

    当时,伯父家里经济也不宽裕。

    伯母患有慢性疾病,需要长期服药治疗。她一边治病,一边还开了一间小裁缝店,给人家缝补衣服,贴补家用;伯父在一家集体企业工作,工资收入十分微薄。伯父夫妇只生育了一个女孩,也就是我的堂姐,她只比我大两岁,上小学三年级。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不久,伯父就下岗了。

    失业以后,已经四十多岁的伯父,相继当过泥瓦工、装修工、搬运工;开过摩的,踩过人力三轮车……四处打着零工,用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供养堂姐和我上学读书。

    伯父粗通文墨,偶尔闲暇的时候,也会泡一杯清茶,坐在堆满杂物、空间逼仄的阳台上,看几页闲书;或者拿着一把破旧不堪的二胡,眯上眼睛,吱呀吱呀地拉上一段五音不、节奏错乱的老歌。

    伯父信因果。

    从年轻的时候,就始终奉行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古训。

    在伯父房间里那张伤痕累累、油漆快掉光了的桌子上,已经满是划痕、模糊不清的透明玻璃下面,压着他手写的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纸条: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菜根谭》中的名句。

    就是这两句话,差不多从我开始识字的时候,就一直铭记在我的心里。

    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伯父一家对待我都视如己出,从来没有故意为难过我。只不过因为生活状况实在太艰难了,直到我离开家乡上大学之前,我所穿的衣服和绝大部分的生活用品,几乎都是堂姐退给我的。

    因此,我从小学到高中,在学校里,常常会由于几件土里吧唧的衣服,而平白无故地遭到一些同学的嘲笑和羞辱!

    但是,我懂得“宠辱不惊”,都默默地忍受下来了。

    我只有一门心思:读书,读书,再读书。我发誓要用知识,用意志,来改变伯父一家的生活状况。

    中考时,我出人意料地考进县里唯一一所省属重点高中。

    三年后又顺利考进了师大中文系。

    我上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和部分生活费,是七大姑八大姨拼凑起来的。读大学期间,我勤工俭学,接下多分家教工作,用自己的能力尽量减轻伯父伯母的负担。

    毕业以后,我顺利应聘,进入慧跟学校,成为一名语文老师。

    堂姐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考上大学,跟随老乡到了沿海发达城市打工。

    她省吃俭用,打工得到的收入,大部分用来资助我完成学业,同时也用这种方式,间接表达了她对于大学校园的向往。

    堂姐后来结了婚,跟着丈夫去了东北老家生活;伯父二老不愿意离开家乡,又害怕东北天寒地冻的气候,只去那边小住了几天,就又回到了西南老家。

    现在,伯父伯母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堂姐又不在老人身边。我在得到丈夫的支持后,决定把二老接到西安,让二老和我们一起生活,而他们也非常愉快地答应了……

    -

    欧阳老师这篇文章,让徐嘉薇唏嘘不已!她做梦都想不到,一年来,在自己心目中那么从容质朴、温言软语的欧阳老师,竟然是一个孤儿,而且还有过如此艰难困顿的生活经历。

    之前,同学们总在暗中猜测,欧阳老师一定出生在一个条件非常优越的书香门第,从小不仅衣食无忧,还受到极其良好的家庭教育,才会有这样从容不迫、温文尔雅的言行举止,可实际却是这样出人意料。

    一口气看完欧阳老师这篇七八千字的博文后,徐嘉薇的心灵,完被震撼了!

    她自然而然地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回顾自己的童年时光,和欧阳老师那土里吧唧、捉衿见肘的学生时代相比,她所过的生活,简直都可以称得上是神仙生活了。

    老徐和戴琳他们,除了没有把dnA给她,其余的几乎是要什么就有什么啊。但是她觉得一切本来如此,天经地义。

    想一想这么多年来,特别是进入慧跟学校以来,他们已经为她花了那么多那么多的钞票,而戴琳自己却节俭得一天天变得土里吧唧起来了。可是,她到底给了他们,尤其是给了戴琳什么呢?是哦——到底给了她什么啊?——鄙视、怨恨吗?冷漠、尖刻吗?脸红脖子粗摔盘子砸碗吗?……?

    哦,为什么是这样呢?

    是不是因为自己,一直在思念着天边那一片“故乡的云”?思念着“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生物学亲人?

    可是那云呀,那雾呀,那雨呀,那风呀,明明是不要她了,明明是把她抛弃了的呀!

    难道,不是吗?

    假如那云、那雾、那雨、那风没有抛弃她,而是爱她、疼她、留下她,会不会她徐嘉薇现在正在某个穷乡僻壤,或在某个深山老林,踮起脚尖,向着城市的高楼、城市的虹霓,翘首引颈?

    那么,她应该感谢抛弃她的人,让她进入了城市,进入了慧跟?也应该感谢收留她的人,让她进入了城市,进入了慧跟?

    ——是的,是的,也许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啊。

    穷乡僻壤也好,高楼大厦也罢,现在,都感谢他们吧。

    今生今世,他们都没有让她遇上一个里德太太,这其实,已经是莫大莫大的幸福了啊。

    徐嘉薇决定,明天一定要让老徐开着他的奥迪A6c5,带着她和戴琳,一起到东郊森林公园,开开心心野餐一次。

    然后,他们三个人要坐在一起,正儿八经地拍下——

    第一张家福。

    (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