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家有妖妻 > 正文 367 后面些事(一)
    那天之后,依依又窝在家里继续完美废颓,持续大半个月的时间后,这样的情况被人打破,首先是小林和李律师过来窜门。

    她才打开一条缝就闻到无比熟悉的味道,是天福楼的招牌菜。门大开后,她以为会看到萧炎,可没想到会看到不相干的人:小林和李律师。

    小林嘛后面多有接触,一些不好的情绪她自然忘了。只是李律师突然出现在眼前,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很想让李律师突然地就消失掉。

    “李律师这么有空来我这里?我这里可没有你要分割的东西吧?”

    李律师呵呵一笑,“我现在不是律师,不是不是,还是律师但也是最闲的律师,所以路上碰到小林就一块过来了。”他推推小林。

    小林把袋子一提,“知道你爱吃这个,所以我们就给你买了些过来。”

    接着他自顾自的越过依依身子走了进去,然后李律师也跟着进去。

    李律师大概是城最闲的律师了,他说第一没有敢说第二,可他也不想这样,但实在是被萧炎逼迫的。手上的客户流走四分之一时,他曾去找过萧炎。

    “你怎么把我的客户都截掉了?”猛地推开门,他就嚷嚷:好歹,萧炎还喊他一声叔的。

    “我也是看你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不分清白不分事非不分深浅力不从心的,所以也是想替你分担点掉。”萧炎眼皮不抬淡淡地回。

    “我才比你大多少!我所有的事情都是按客户的要求办的!所有事都按委托人的意愿去做的!哪里不分!”李律师的话都从鼻孔里冒出来。

    萧炎平静地起身平静地走到李律师身边,“有时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对待,人,都有情况外的时候。”

    “怎么,有当事人到你这里来告状了?”李律师反问。

    而萧炎只是给了李律师一个“你猜”的笑意后,就把李律师给赶了出去,哦不对,是请了出去。

    李律师于是只好回去先自我反省一下,可是就是这么几下子的功夫,他的客户只剩下四分之一,所以他又跑到萧炎那里,可是萧炎不见。

    “我有急事找萧炎。”

    “不好意思啊李律师,萧总他不想见你。”

    难怪都不给他提前预约下。“我就有急事,要见萧炎。”新来的人就是麻烦。

    “萧总说了,李律师要是没认清问题根源在哪里,他是不会见你的。”一口拒绝的明明白白。

    李律师见不到人,只好折回办公楼,没想到只是这么一下的功夫,他手里已经没客人了,在办公室里就把萧炎骂了个痛快。

    可是这样,萧炎又没什么损失,听不到更少不了一块肉,于是失意的他惆怅走在街边,走着走着,就刚刚好的看到了小林,对方也有些消沉的模样。

    “刚才去萧氏没见到你,你办公室却坐着位新人,你升职了?”然后他想着可以从小林着手,让萧炎改变下主意。可是没想到小林的一番话把他的计划打乱。

    “没有。”

    “现在萧炎往上走,你作为身边人怎么不会升职呢?”

    “真没呢,这几天一直在做苦力。”

    “行了,在我面前还谦虚什么,正好,我有事让你帮忙。”

    “李叔,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我也是想帮你,可我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呀……”小林的声音无限唉叹,然后说起他的遭遇。

    自萧炎记起一些事后,是看他有多不顺眼就有多不顺眼,这段时间下来,可没少被萧炎冷言冷语相送还想着法子的戳他的错处短处痛处的,另外还给他挂了个停职停薪的处罚,一定要让他什么时候反思好才什么时候再议。

    “你怎么也这么惨?”

    也?“……李叔你……”他以为李律师不过是被萧炎截掉一位客户而已,等李律师说完后,忍不住念了句,“萧炎这么狠啊!”一个个的旧情说不念就不念!

    李律师一叹气,“那你现在去哪里?”

    “我正给依依送点吃的。”

    “他们二个不是离婚了吗?”李律师送给小林疑惑的眼神。

    小林可怜地看对方:真是的,自己什么原因到现在还没找到呢?“李叔,要不你跟我一起吧,顺便给你分析分析……”

    到依依家门口,李律师才反应过来。“……不对啊,我也按萧炎的话做事的,他可不能这么坑我的?”

    小林摇头,“李叔,你现在还是在依依这里搞好关系吧,不然萧炎那里绝对没有出路。”奉上他真诚的忠告。

    依依看自动站着的二人,也不招呼他们,“东西我收下了,你们有事就先走吧。”

    “没事啊,我们都没事。你看,我们大老远的给你带东西,让我们喝杯水可以吗?”多留一下的也好聊几句。

    水是倒了,然后三个人在厅客里没有声音没有交流的尴尬坐着。

    “那个李叔啊,关于心绞痛的药,你知不知道或是有没有听过?”小林似是无意地问。

    “……好像有听到过,但是具体的一时想不起来,怎么,你心脏不好?”李律师想到小林这段时间的非人生活。

    小林对自己翻白眼,“不是我,就是有那么一个人,老是心绞痛可检查不出什么原因,药呢也吃就是不止痛。”然后他虚看了眼依依。

    “萧炎?”不会吧,上次见面不是好好的?

    “是啊。”这次接的倒挺好的。小林继续说:“时不时要痛一阵,我劝他住院的好,可他说了,谁让他做了错事,痛一痛的也是他应该受的。”又虚看了眼,可依依对着电视就是不动一下。

    小林呢他是准备再说些什么,就是想说说萧炎什么,只是吧——

    “你们既然有这个时间,那么你们干脆找个地方,一边喝喝酒吃吃瓜子的一边再说说不是更好?”依依皮笑肉不笑的,接着手再一挥。

    “不是,我也没说什——”

    后面的话都被依依挡到了外面,小林和李律师都被依依赶了出来。

    “小林,这条路好像不行呀。”

    “如果你还想工作,这是最近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