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事营 > 正文 八十七
    长溪镇,陆东山的家里,向来都只有三个人。为了安,陆东山从不请外人来自己的家。

    今天,素来安静的房间竟然格外热闹。

    隅、喊、链三仙变回人形,如串门的亲戚朋友一样,围坐在桌子两边。

    陆东山仍旧没有从震惊中恢复出来,仍旧怔怔的看着隅,也就是他已经死去多年的父亲陆北原。

    纹师爷倒是完的适应了当下的场景,热情的给这几个救了他们一命的恩人们端茶送水。

    还有个铜铃仙人,也变回了人形,被五花大绑,闷闷不乐的坐在房间一角的地上。

    “山儿,你,都长这么大了!”陆北原(隅)慈爱的说道。

    “爹……”陆东山的声音仍有些嘶哑,道“你,你是怎么成的仙,又是怎么变回的人?”

    陆北原(隅)微微一笑说道“世人都以为,活着的时候要修炼,死了才能成仙。其实,这完是人类一厢情愿的想象。成仙,没有任何的条件、理由和规律,我想就是造物主筮随手选的吧。我死了以后,就仿佛走进了一条没有尽头的漆黑隧道。那里面没有光亮,没有声响,连自己的心跳呼吸都听不见。但是,总有那么一阵微风,从我的身后吹过来,象是推着我向前走。然后,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到远远的有一个洞口,从洞口处传来刺眼的光亮。我向着光亮走去,但不知不觉就把做人时候的事情都忘了,身体也逐渐起了变化。等我从洞口走出去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身如石雕、过目不忘的仙。”

    听着陆北原(隅)的描述,一旁的喊和链也都频频点头,显然他们也有同样的经历。

    陆北原(隅)深情的看着陆东山说道“回想当时,竟然是我的儿子在仙人洞外迎接的我。我觉得在洞中不过走了几个时辰,没想到人世间已经过了几十年,而我的儿子,也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听到此外,陆东山的眼眶也不由的有些湿润。他仍旧一言不发,静静的听着自己的父亲描述。

    “我被派到皇家,因我有过目不忘的法力,所以整日挂在理政殿房梁一隅,负责暗记皇上的政务,只有皇上说出与我约定的暗语,我才能向他复述我看到的事情。后来皇上生病,常在寝宫处理政务,所以我又挪至寝宫。临终即位之时,仙奴六给皇上喝了奇怪的东西,使得皇上起死回生,但实则是中了仙邪,似被某个女人的灵魂所附身。掌管仙事营的常平额驸给他进献了一面铜镜,皇上自从照了这面镜子,状态就越来越疯癫了,体内的仙邪也越来越壮大。我本想搞清楚铜镜的秘密,没想到自己照了镜子,竟在镜中看到了为人时的样貌,待我终于回想起自己的名字,我就变回了人形,而且也找回了所有做人时的记忆。”

    陆北原(隅)的描述实在太过曲折离奇,一旁的纹师爷听得入神,都忘了给大家续茶。

    “太子即位,不知何故,大肆诛仙。原本忠心耿耿的仙奴,一个个都惨遭杀害。因为有主奴契约,主要奴死,奴不得不死。我看不得如此惨无人道之事,便带着铜镜尽最大的可能,拯救仙奴。照了这铜镜,在恢复人形的同时,主奴契约也就自动消失。我们这些仙不仅可以在仙形人形间转化,且再也不会受制于人,终于有了真正的自由。”陆北原(隅)面带欣喜的说道。

    喊和链又一阵猛点头。喊说道“陆老爷可是俺们的大恩人,没有他,我们可就都要被自己的主人给杀了。”

    “哈哈哈哈,大恩人?”绑坐在屋子一角的福满仓(铜铃仙人)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引得大家都望向他。

    “陆北原,你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外表和善,内心比谁都恶毒!”福满仓(铜铃仙人)涨红着脸,大声说着。

    喊和链当然听不得他如此诋毁自己的救命恩人,抓了块破布,一人按着福满仓(铜铃仙人)的头,一人准备堵住他的嘴。

    “陆北原,你还记得我么?还记得我那苦命的儿子么?!”福满仓(铜铃仙人)不屈不挠的嚷嚷着。

    陆北原(隅)抬手制止了喊和链,幽幽的说道“福满仓,我当然还记得你,也当然记得你的儿子。”

    陆北原(隅)转向陆东山问道“山儿,你不认识他了么?他就是咱们家原来的大厨。也是我那时你还小,也很少会见到他。”

    陆东山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福满仓从铜铃仙人变回人形时,自己会毅然把他留在身边,而不是依律送进焚仙坑。或许,在潜意识中感觉到了与他的羁绊和关联。

    “爹,你向来对下人关爱有加,福满仓为什么如此恨你,以致要杀了我泄愤呢?”陆东山问道。

    陆北原(隅)长叹一口气,说道“山儿,这仇正是由你而起的呀。”

    陆北原(隅)用最简练的话,描述了当年的场景

    陆东山不到10岁那年,陆北原惹怒了皇上,皇上下密令诛杀陆北原家。朝廷的行刑队悄然来到仙事营,陆北原措手不及,明白自己难逃一劫,但无论如何想保住自己的独子陆东山。千钧一发之时,陆北原求自家的厨子福满仓用菜篮将儿子带出仙事营。原本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但没成想,福满仓的儿子福大宝与陆东山年纪想仿,平日也常与陆东山一起玩。这天正巧到仙事营找陆东山玩,没找到陆东山却碰上了行刑队捕杀陆北原一家。陆北原神差鬼使,抱起了福大宝,行邢队以为他是陆北原的儿子,就一并杀死了。

    陆东山听了父亲的描述,下心唏嘘不已。

    “山儿,你后来是怎么回到仙事营的?又怎么当上了仙事营的司营?”陆北原(隅)问道。

    “爹,你有所不知,下了密杀令后,皇上又生了悔意,追加了一道密旨,要留我一命,以保持仙事营司营一族的血脉。所幸行邢队没有杀死我,几番寻找,找到了我,把我带回了仙事营。”陆东山答道。

    “哼!你是死里逃生,但我那可怜的儿子……陆北原,你个老贼,定是为了迷惑行邢队,才故意将我的大宝抱在怀里,假装是自己的儿子!更可恨的是,你还死了!无论我再怎么恨,都没法向死人报仇!那时,我也想过,杀了你儿子报仇。但是……每每看到陆东山,都仿佛看到我的儿子,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最后,我只能带着这恨,一死了之!”说道这里,福满仓已是泪流满面。

    陆北原(隅)站起身,走到福满仓面前,俯下身,拉起袖角,帮他擦拭泪水。道“我陆北原一生过得问心无愧,只这临死前做的一件事,令我无法释怀。自从我从仙形变回人形,想起为人时的事情。我就在心中反复的问自己,当初,我看到福大宝在混乱的人群中跌到,倒底是出于作父亲的本能,去抱了他,还是在内心深处,真的有让他代山儿受死的念头……我,唉,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说着,陆北原(隅)的眼中也落下泪来,接着,神色一正说道“无论如何,大宝已死,这笔血账当然应该记在我头上,与山儿无关。只是,现在,我还要留着这条命做重要的事。你看,哪个仙不和你一样,做人含冤含恨而死,现在,做了仙却又要被无辜诛杀,我想要解救他们,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等这事做完了,我这条命就任你处置。”

    福满仓虽觉得陆北原(隅)说的有道理,但心中总有不甘,一言不发的梗着脖子坐着。

    “对了,我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儿!”喊突然在一旁说话,他的人形天生一幅笑模样,一边的嘴角还有个若隐若现的酒窝。

    “陆老爷刚才说的没错,仙都是做人时含冤含恨而死,而当我们变成仙以后,都会到害死人们的人家里当奴,也就是说,我们做仙时候的主人,就是我们做仙时候的仇人!”喊的话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他接着说道“你们看哈,陆老爷当年是被皇上下令诛杀,所以他变成仙以后就到皇上身边为奴;我呢,是被定亲王心情不好一脚踹死的家仆,所以我变成仙以后就到定亲王家为奴。”说着他转向链问道“你呢,你什么情况?”

    链一拍大腿说道“可不是么,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是这样的,我原本是詹奎手下的副将,替他立下了不少战功,但没想到他嫉贤妒能,找个由头把我害死了。我成仙之后,就成了那詹贼的仙奴!”

    喊脸上满是“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举一反三的指着纹师爷说道“所以说,你呀,是陆少爷的仙奴,做人时一定跟陆少爷有仇!”

    话一出口,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